万王之王 KOK King of Kings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楼主: 明夕何夕

情感版区活动进行时——我与万王不得不说的故事(长期有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3-15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kok。。我的烟花孤寂!

      新千年,年初,在我朋友D的带领下,走进了万王世界,只有14岁的我一瞬间迷失在这个奇幻的世界中...
      

       开始并不知道有那么多的CAST可以提升自己的属性,开始的时候朋友给我加一些小的魔法,加功防,然后去砍一些小鸡...开始了一个新手冒险者噩梦般的升级方式........后来那朋友借来一个毅力1的灵能,他用雷击定住人,然后我去标 最后由他再打死,一个NPC就可以得到10-13W的经验,那时候高兴坏了,而且升级的速度象坐火箭一样快速。
就这样那时的第一个属于自己的二转职业(战巫)诞生了,转职之后,朋友对我说:“最后再看一眼你现在的样子吧,很快,你就看不到了”
后来我才知道,转职战巫后,断线再连接,形象完全变了。。
      


       记得那时还没有ZKOK挂机软件,只有GKK一个类似于按键精灵的内挂软件
,我放弃了朋友教我GKK挂机的方法,而是自己手动去提升技能,每一次传来技能提升的声音,都可以让我兴奋好一阵....
     

              同年中旬,我恋爱了,应该算是早恋吧,在那个感情懵懂的年纪里,没有人会因为学校的一句“禁止早恋”而压抑自己的感情...T是个很优秀的女孩,不但长的可爱,而且性格开朗随和,很受老师和同学们的青睐。。
     
                               想必大家都走过那青涩的年代一下N万字省略....

      那时我经常会带她到那个经常玩KOK的网吧(烽火)去,一来二去,她和老板(冯浩)老板娘(马诺)都混的很熟,因为那时的我一旦开始KOK,就会玩的很忘我,有时候连她叫我都听不见,也因此我们有过几次小摩擦,还都是浩哥和马诺姐给调解的,后来她也不再为这些事情跟我冲突了,每次我玩的入神她都是在旁边静静的看着,或者和马诺姐聊天。。想想 也真的很感谢他们
      在她几次强烈要求下(她的游戏天赋真的很那个..很那个)我本着同甘苦共患难的原则,带她也进入了KOK。。
      

      我和朋友D一起交替着带她,有时候她总会很甜的对D说,D哥,谢谢你哦~~我还有点吃醋的说为什么不谢谢我嘞?
然后她会撅起小嘴说:“谁让你是我BF呢,应该的,”然后我就要很郑重的说:“应该的,应该的。”
      

      她的上手状态总是若隐若现,经常会匪夷所思的挂掉,后来在我的建议下练了一个女圣斗,还取了个很嗲的名字 圣斗·小TT 。。。我记得我还戏说她。你这么爱哭,刚好,每天就练哭好了(天使泪)
      就这样,我带着她在万王的世界里周游,从人声鼎沸的乌鲁,传到好多挂sing 50的 SKBL,再到喧闹的东角,KOK的每个角落都留下了我们甜蜜的身影。。。
                                   甜蜜的岁月总是伴随着无言的伤痛

      02年底,因为家里的一些事情,要陪爸妈回老家过年(在距离石市40分钟车程的市郊)
临行之前,我抱着她,轻轻的告诉她等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她乖巧的回答到 她会安静的等我,
转身,我对D说,帮我照顾好小T,不许让她受欺负,不管是在现实世界,还是我们在万王里的家。。掉跟头发,为你是问
D一张哭脸对我说,女孩子梳头的时候都会掉一点头发的,那你岂不是要练死我啊。。
我们相视一笑,那种朋友间尽在不言中的感觉...
上车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抽什么风,变得很墨迹,又转身对D说,“一定照顾好她”D很潇洒的一甩头说:“应该的”....................那时我不知,隐患以现。
        那时候我们还没有手机,还是用传呼机,每天没事的时候总会call对方一些甜蜜的话,有的时候有些话对着电台小姐都说不出来。。
后来慢慢的发现,有时候call她都不回,或者好久才能传过来,我以为她是因为过年要拜亲 所以忙一点,也没在意。。
        一个月后,归来..下车后,我没有回家,直接奔去了烽火网吧,我知道她在那里等我,进了大厅,就看到她和旁边的一个男生再嬉闹
,我快步走过去,才发现原来是D,因为D刚修了头发,一时间没注意..我笑笑说,你俩还挺早的啊。。他们俩脸色变了一下(当时没感觉到,后来回想才发现的),然后又很自然的对我说“你可算回来了 都快想死你了”“挣了多少压岁钱啊,充公 快充公”等一些玩笑话..
后来我们又打打闹闹的去做任务了..可是我总觉得他们看我得眼神总是带着闪烁
        
        之后的某一天,我总算发现了问题所在,开学第一个星期,轮到我所在的小组搞教室卫生,没办法 只好留下来。。(我和T在不同的组,以前到对方值日的时候都是相互等的)我对T说 你先去烽火吧,先让D带你任务,我晚点就到,她很干脆的说“好” 告诉我快点去,就走了。。
      
        到了烽火,在我们常去的卡座那里居然没看到他们,我问浩哥,浩哥说刚才好像俩个人吵架了,沉着脸都出去了..我心里一提,才意识到问题严重..

         我来到外边不远的一个冷饮摊,远远的就听见了D对T说“我要去告诉磊,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跟做贼一样,我会崩溃的”
“不行,你不可以告诉他,D,你答应过我的,不能让他知道,都是我不好,我不想看到你们两个任何人受到伤害,你答应过我的..不要让他知道,他会伤透心的,都是我的错...爱上他是我的错,跟他来烽火就是我的错,跟他进入万王,爱上万王是我的错,对你倾心,背着他爱上你,这一切全都是我错。。。。”
         我听见了T的哽咽声,我听见了D的叹息声,我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我站在阴影里,像个受伤的野兽一样,低声咆哮..
良久,我对着T的背影喃喃自语道:“T,你爱上我不是你的错,因为我也爱你。爱上万王也不是你的错,因为我爱它,它就像我的第二生命..爱屋及乌,你没错。甚至你爱上D我都不会怪你,我知道,爱不是束缚,是是相互的体谅和包容。。”
我听见了自己悄悄走开的声音,一切都无言了,该说什么?能说什么???T,你不该瞒着我的,你不但让我知道了背叛的滋味,还让我尝到了被深爱的人欺骗的感觉,我无法恨你,因为我爱你,可也无法再爱你,因为你背叛了我对你的爱。。。

         回到人声鼎沸的乌鲁,看着潺潺流水的小溪,忽然发现自己是那么的孤独,无助,自己的爱人,爱上了自己的哥们,多么狗血的剧情,从没想过..只有在萤幕中出现的事情会发生在忘我身上。。那一刻,世界变成了灰色。。。

        
         我离开了我爱的组织(花街·暴力·武力镇压),又开城战,像多个国家宣战,亲手毁了我们辛辛苦苦建立的城邦。。
自杀了第一个人物 也是我爱的巫师 (战巫)ID leizhanwu。。却怎么也离不开我爱的KOK..我心中永恒的万王之王!!


         当一切曲终人散,只剩下了泰服的“烟花孤寂”
         烟花之所以孤寂,是因为大家都忽略了它绚烂后的落寞..

         
                                         ps:期间省略了很多感情上不想回忆,不想去思考面对的事情。。。。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0-7-16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千年,年初,在我朋友D的带领下,走进了万王世界,只有14岁的我一瞬间迷失在这个奇幻的世界中...
...
烟花孤寂 发表于 2010-3-15 10:52



    200K币,求分红=。=

顺求小TT照片流粗,要不来张烟花本人的也好(管事的烟花本人)
发表于 2010-12-20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历——

  2000年7月,结束了三年初中之旅的我终于拥有了一台自己的电脑,又适逢暑假期间,从此我走上了一条和电脑难解难分的“不归路”。刚用上电脑,我就迫不及待的用它进入各种聊天室,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开始练习了打字速度。

初识——
  8月份有一天到老哥家,看见他正在玩游戏,我也就没喊他,自己跑去客厅看电视了。结果我看了三个多小时电视,老哥愣是没出屋,气得我踢门进去看看他到底玩的什么游戏,居然这么入迷。一进去就听到“啊”的一声惨叫,我凑到屏幕跟前一看,原来是老哥刚杀死了一个“人”,马上他又转去攻击另一个,又杀死了一个之后,老哥才发现我来了,看我看的入神,便要我也试试。不试不要紧,这一试我发现这游戏还真是有意思,攻击前可以打量敌人,挨打了还会发出惨叫,我看到旁边走过来个人,就马上打量他,显示他比我强太多了,就想去找别的,结果那人跑过来踢了我一脚,还是老哥告诉我那是活人,随便打量别人不礼貌。我一时没搞清楚咋回事,游戏里咋还会有活人?老哥解释了一遍我才搞明白,原来这个叫《万王之王》的游戏是一款网络游戏,就好像我经常呆的聊天室又多了可以操纵人物的功能一样,而且各种表情配合着各自的动作和音效,聊天时一点都不会觉得无聊。就冲这一点我决定要跟老哥一起玩这个游戏。

北京1站——
  转天早晨软件店还没开门,我就守在了门外。听到卷帘门嘎啦嘎啦响,我一步就冲了过去,吓得老板还以为刚开门就遇上抢劫的了,汗……开开心心的买到了《万王之王》的客户端,回到家中,打开包装盒拿出了里边的纸袋,那个印着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帐号密码的纸袋,那是我接触的第一个网络游戏的帐号,到现在我都清楚的记得——sorcer07223。登陆北京一服务器后建立了一个战士职业,在新手区找到雷爵大大,对他微笑了一下又做了几个其他表情,带着几个他对我的礼貌表现满意的奖励cast直奔飞猴区,lucky!没别人,上!不停地杀了若干只飞猴,终于凑齐了一身小装备,跑到新手区右边的草人升了几级和一些属性,又开始转战小鸡、母鸡区,解决了不少小鸡之后觉得不过瘾,就打量了一下母鸡,势均力敌,我觉得也许可以试一下,也许经验更多,战斗的音乐响起后我发觉自己被骗了,什么势均力敌,我完全打不过这只凶悍的母鸡,被它追的不得不跟它打游击,结果还是不行,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撤!继续欺负那些可爱的小鸡,又攒够不少经验去升了级,我再次气势汹汹的奔向了母鸡,这次终于报仇了,啊哈哈,果然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接下来的日子就是不断的重复着改变杀怪地点和草人升级的过程,到了15级,我觉得应该可以出去找老哥了。tell老哥问清楚怎么去找他,传送到史坎布雷,交给车夫50块钱在时空魔法阵祈祷之后,终于到了老哥所在的国家——龙之国度,找到大臣加入了国家,老哥带着我跑到了练级区,感觉这里比昨天又有了些改变,貌似城里可以练级的npc又多了不少。一边跟老哥聊天一边杀怪,果然比之前自己练级惬意很多,杀啊杀啊,到了20级,杀啊杀啊,到了25级,终于可以去转职了。满怀兴奋的我奔向草人选择转职骑士,失败,再转,还失败……再试过5次之后我明白了一件事,这个国家还没开发出来骑士这个职业。在国频里喊了半天请大臣开我出国家,一直就没人回应,转职心切的我犯下了进入游戏以来的第一个错误,我选择了背叛国家,终于没有了国家可以去入别的国家转职了,正计划着转职之后该怎么继续练级的我,突然发现自己被一群npc围住并且痛扁了起来,就在我还没搞清状况时,屏幕突然黑了,一个绿色的气球随风飞舞,我好像是死了……
  苏醒之后我光着身子站史坎布雷正发着呆,在老哥的tell发了过来
  “你怎么叛国了?”
  “我想去别的国家转职,没人开我。哥,刚才我咋突然被npc围攻了?”
  “你是在国家里叛国的吧?笨啊,叛国就会被通缉,国家的npc就会自动攻击你了。对了,刚叛国的没法马上加入国家啊。”
  果然是自作孽啊……没办法,做都已经做了,还好刚才存了些经验,先把掉下去的属性和技能补上吧。等到叛国的惩罚时间过去,我马上加入了一个开了骑士的国家,顺利转职成了梦想中的骑士。奇怪,装备怎么穿不上了,再看我的级别居然变成了15级,这是咋回事,脑子里来回过着老哥告诉我的转职事项,好像提到过降级之类的,杯具了,看着身上除了20级就是25级的装备,而身上的经验又只够升到18级,我决定还是不麻烦老哥,自己去解决升级问题。没有装备的保护,其实我还是挺弱的,先去满世界转悠给自己打了一身10来级左右的装备,艰难的奋斗到了25级,终于又穿上了原来的那套盔甲,我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找了一根长枪,配上盾牌,而且还学会了骑马,感觉自己比以前更厉害了。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向着35级一步一步迈进,不过这时正好也开学了,我只能每天放学回来玩,升级速度明显降下来了,在我以龟速缓慢升到35级时,迎来了万王之王的第一个大型活动——2001新年任务。任务奖励100w金币啊,这对我来说真是一笔不小的诱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任务地图里,地上满满的都是尸体,各种装备和金币,眼看着我就要冲到几兄弟跟前,却一次次被年兽送了出来,经验和装备越来越少,到最后不但任务没完成,还差点变成个废人,费劲巴拉的把技能都补满,再次感叹战士系真是不好打经验……也不知过了多久,KOK终于开二转了,研究了好几天骑士的三系,最后决定我要做一个育龙使。一开始本来是信心满满,打算做了龙宝宝任务就开始我的龙骑生涯,没想到这个任务真不是一般的难,想自己独自完成好像不是那么容易,好不容易等到了一群人一起来做,就在哈梅拉快要死之前,我比他幸运的先去见了上帝,再一次和龙宝宝擦肩而过。看着其他的龙骑带着自己的龙宝宝从身边走过,看着骑士系的另外两个兄弟圣骑和暗骑威风的骑着各种坐骑,我都会投去羡慕又嫉妒的眼神,而我靠着枪大师已经升到了39级,居然还是没有龙宝宝,难道是我和龙骑无缘,每次在即将拿到哈梅拉血瓶的时候,我都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各种状况,断网、停电、死机、重启,我自己都有些无语。就在我快要升到40级的时候,终于在一次机缘巧合的安排下,我跟着一伙强悍的爆的人再次混进了石龙眼,哈梅拉在他们面前简直变得不堪一击,顺利拿到了龙宝宝的我那个激动啊,对着他们挨个道谢。
  之后的每天我都会带着自己的龙宝宝满世界溜达,在职业频道里咨询前辈各种养龙的知识,有时来了刚转职的,我也能帮忙解答几个问题。在这些龙骑前辈里,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一位id是lcm,名字叫里赤梅的大姐,不但耐心解答我的问题,还在自己国家里造了个龙骑坑让我挂沟通,看着她骑着绿色的大龙飞来飞去,再看着自己一天天长大的小龙,我觉得我的前途真是一片光明。

上海1站——
  随着万王的玩家越来越多,一个北京站显然已经不够了,华彩陆续又开了几个其他分站,上海1站刚开,老哥就义无反顾的跑去做了第一批开荒者。一天我正带着刚学会单独飞行的大龙在东角闲逛时,老哥突然tell我和他一起去上海站玩,说实话,快能骑上大龙的我舍不得放下这个龙骑,但是老哥一个劲儿的要我过去,我就建个号过去先看看。没想到老哥在这边混的还不错,不但有了自己的国家,还娶了一个叫小笨鸟的老婆。之后我就开始北一、上一两个服务器来回玩,经过一段时间接触,发现小笨鸟嫂子不光爱聊天,还经常带人做任务,我这个弟弟总是可以跟着她做各种任务,而且还有嫂子全程保护,我就能去更多的地方观光了。不过要是天天任务的话也挺没意思的,有一天把我无聊到在城里低着头数地上的骷髅头时,一个叫小楠的大法MM一边放着回时一边从我身边跑过,好家伙,赶集呐跑这么快。正好我也没事干,就追上去看她要干嘛,我刚追了几步,老哥从后边也跑了过来,一问才知道这个大法是个假MM,跑到上海站是来联系换大米业务的。不知怎么的,我总有种感觉,这上海站可能又待不长了……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几天后老哥跑去了北京二站,这回真是拖家带口,把小笨鸟嫂子和我一起都带了过去,短暂的上海站之旅来的匆匆,去的匆匆。

北京2站——
  进入北京2站,好像已经没有了前两次的新鲜感,感觉身边的事物都是相同的熟悉,不同的只是我又变成了1级大米……我决定这次不再像之前那样每天闲逛,我也要开始多练一些职业,智者、法王、暗骑、圣斗、大法、邪魔、斗狂等等,看着自己的小群体越来越壮大,心里也还是会有小小的满足。不过,我的本质还是属于懒那一系的,稍微多练了几个号,我就开始闷得发慌,马上变身暗骑士,跨上我的骷髅马开始在东角闲逛起来。走着走着,从对面匆匆跑过去一个人,看了一下名字,妙手神医,现实里有可能是个医生吧,不管他,我继续逛我的街,还没走两步,那人又折返了回来……
  “我认识你!”
  “???”
  “在上海站,我用一个女大法去换大米,我们聊过天”
  “小楠?”
  “呃……对”
  “哈~真是你啊,小楠!”
  “嘿嘿”
  “我还说到这边怎么找不到小楠这个名字,原来你换了啊,小楠”
  “嗯,那个名字不想用了嘛”
  “原来是这样啊,小楠”
  “别叫小楠了,还是叫神医吧”
  “好的,小楠”
  “……”
  “怎么了,小楠”
  “别废话,先进组织,这样就方便找你了”
  顺利加入了神医的组织反叛军团,发现这里边人还真是不少,刚开组织频道,就被刷了一屏,在之后的几天里又认识了一些组织里的朋友,像没事喜欢PK的秦始皇、冷血,喜欢聊天做任务的风之子、守望之心、月之舞,而且守望和月还是现实中的夫妻,头一回在游戏里见着夫妻档,挺新鲜哈。
  慢慢的,乾隆王朝的资料片开始发布了,新的任务和地图更新了出来,大家都跑到东方去,为的就是满清第一勇士,还有最高的奖励——如意金箍棒,我也为了这些奖励开了一堆号过来,不过我发现自己还真不是一般的衰,已经做了10几个号,连一个如意都没拿到,虽然没有如意,但我在这里却遇到了我的第一份感情。一天下午,正在用小号做东方4的我,在大杂院外遇到了一个叫凌风的骑士MM,一看资料是自己国家的,就上去打了个招呼,要说这MM还真酷,直接把马屁股甩给了我,算了,不理拉倒,继续做我的任务。刚把弘时引出来,准备迎战,MM就从旁边冲过来三两下把弘时干掉了,然后还一边嘿嘿傻笑着说“我帮你”,真是个怪人啊,之前打招呼不理我,现在有架打就主动跑来了,看来这个MM有点暴力……道过谢之后我又继续去做后边的任务,这回照样还是很衰的没拿到如意,既然没那命我就不要了,回到坦格拉美亚大陆,我又继续了我的闲逛。也许是真的有缘,我在东角又遇到了凌风,她好像也在无聊的闲逛,这次打招呼之后,凌风没有再像上次那样甩给我个马屁股,大概两个无聊的人在一起能够互补对方的无聊,我俩越聊越熟,后来她还答应了我的求婚,这下我在KOK里的事情一下就变得多了起来,平时要帮凌风挂一部分号,偶尔还要带她和她的妹妹德芙心语的小号升级,更要一起去做任务,浮冰港的左右井,小莫的地下城,恶魔pk宫,经常有我们的身影,每当干掉一个玄鬼,每当打掉小莫的一个状态,每当掉进蜘蛛洞又顺利跑出来,我们都会开心的哈哈大笑;每当不小心挂在玄鬼的火球下,每当被小莫的恶魔和蓝达送了出来,每当在3楼被泥人打的站不起来,我们又都会郁闷半天。
  要说玩KOK的日子里啊,还是这样才是最最开心的。不过我没能陪你走到最后,现在想想我还是真的真的好爱你,我的KOK。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4-20 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kok.com.cn/bbs/forum. ... &extra=page%3D1

以前写的可以么?现在已经不太愿意写回忆录了,大部分的事情已经忘记,能回忆起来的,只有悲伤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万王之王 king of kings

GMT+8, 2020-11-1 06:5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