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王之王 KOK King of Kings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楼主: 明夕何夕

我的KOK。(装13连载中,不喜勿入)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6 02:45 | 显示全部楼层
~
  对KOK,我还算是个菜鸟。虽然呆了很多年在里面,但很多问题我却从不思考。如果有人问我如何双锁,各职业PK时需要注意什么,我就不会回答。
  我认为KOK是一个能够无限玩下去的游戏,从没想过他有一天会关闭,很多问题即使有人主动说要教我,我也会拒绝他。我总是说,不要急,KOK的日子长着呢,慢慢研究一系列问题才是王道。如果全部学会了,剩下的时间又要我去做什么呢?
  我总在千方百计地找着借口,不想更深入地去了解更多的问题。我所铭记的只有KOK的历史和过程,那些PK要领、职业特性,留给战争狂人去研究吧。不如给我几个国家,让我做成美丽的世外桃源。有人参观时会惊叹,有人离开时会不舍。我喜欢过慢悠悠又耍些小聪明的KOK生活,再也听不见有人说我无耻,也听不见人们离开的道别。只可惜,从一开始我的国家就只有一个。就是那个wlh。
  五里河是沈阳的一个人当时建立的,据说他是建国狂人,一口气建了10几个。然后国家实在是太多了就送人,琼斯替我收了五里河,然后转送给我。这是我的第一个国家,也是后来发展成全开人口最多的国家。

  北1那时是可以无限制的建国的,后来服务器有变动,只减少到能建2000个国家就再也不能多建了,我抢了一个国家来建,起了个名字叫明夕何夕~,id是xxx。
  那是我第1次亲自建国,虽然后来并没有当做正规的国家使用,只是作为一个娱乐场所去发展而已。
  国家建好后,我把时空门设在了地图的最下面的中间,造了一个城门,左边是NPC,右边是住宅区,中间是宫殿和花园。造右边住宅区的时候我不太会造排列整齐的房子,魂在飘帮我造了很多间,我们把它发展成了盈利的住宅区。每间按300万来计算,大量召集住户。
  我在闲聊乱喊,招长期住户了,在国家里有你自己的家和小院,有你自己的NPC哦。居然卖出去了很多间房子,还有人是带着自己KOK的老婆来一起看房,乐坏了我和魂在飘。
  造东西带给我无限的乐趣,我对打仗和PK无太大兴趣,却惟独喜欢造东西。感谢KOK是一个集合了PK,任务,聊天,建筑一体的游戏。我爱它。
 楼主| 发表于 2010-1-16 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
  一般来说,游戏中的男玩家都是比较容易爆怒的,我不了解男玩家的特点,但在KOK里总能看到身边的两个男玩家为了小事翻脸,就不得不去思考为什么男人是一种容易冲动的生物这个问题。
  有人说话太冲了,有的人又做事太伤人,吵架的事情几乎天天都有,总会上升到问候对方祖宗十八代,看得我心惊胆颤,却也苦于没有任何方法去解决。有时和自己关系好的两个人吵起来也不知道该帮谁,久而久之产生了一种惧怕吵架、祈求和平的心理。
  如果看到有人去吵架,我总是会把自己搅进去和他们东拉西扯,希望转移当事人的注意力,但总是得不到好的效果,后来小路说,如果男人吵架,就让他们吵去,那是男人的事,我们是MM,我们不需要管。我才忽然明白了,原来有的事是不需要女人去搀和的。但我为什么总有一种害怕的情绪呢?
  我很害怕身边的人吵架,更怕有人对我说话的语气重了。也许我喜欢和KOK的女玩家走的近,是因为她们从不指责我,我在情感上依赖她们。即使我做错了,她们也是站在我这边的。所以我就又常常感慨,为什么KOK的女玩家不多一些,再多一些呢?

  初入战火组织的时,认识了一个叫狂徒的人。我还傻傻地跟在琼斯屁股后面被带着去做任务和打经验时,他们却已经开始打仗和自由PK了,我什么都不懂,没有人愿意回答一个陌生的菜鸟。我知道一个人被冷落的滋味,所以我不愿意冷落别人,有人有需要,我会尽量在第1时间跳出来去做,但时间一长,却不知道为什么被人说成博爱。我认为博爱是一个贬义词呢。当时的战火首领还是铁木真,正要更换组织的护法,我们都努力去申请,想当上护法。因为我并不知道护法是做什么的,觉得应该像日月神教一样有左右护法的那种,想想就觉得很牛B,所以也开始活跃起来,想引起大家的关注,然后当上护法管管人。结果狂徒也跳出来和我枪护法的位置,我心里就非常不舒服,有种他是我的情敌的感觉。
  组织里的人在一次PK时,我去东角南门看热闹,看到狂徒也在东角南门打架,顿时有种仇人见面的感觉,我还假装很友好地去和他打招呼,心里却酸酸地巴不得他的电脑当下就死机……
  但后来还是由我当上了护法,那时战火的首领也慢慢很少上线了,首领的女朋友小小蛋也和另外一个KOK的玩家好上了,我那时很不明白,女玩家怎么能当着自己男朋友的面和游戏中的人结婚呢?不过这些小心思都没有表露出来,因为我害怕被人家骂的感觉。
  
  当上护法后,我马上很臭屁地跑到战火组织的论坛里发帖子,公告我是新一代的护法,要大家都遵守纪律等等。不过基本上没有人开我的玩笑,这也是我不愿意离开战火的原因,即使后来很多组织的人都邀请我去别的组织,包括黑火,也在见到我时说希望我去他们组织,这样会更有人气,但我不愿意离开战火,他们都是爱护我的人,我才不离开呢。
  狂徒好象也同时是终极组织里的人,他只是在战火有号,经常在不同的组织频道中切换着聊天,时间长了就慢慢变得熟悉了,我已经忘记了是从什么时候、什么事情开始,我们变成了朋友的,还是和其他人一样,等我发现时,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怎么开始的,却再也想不起来了。时间啊真残忍。我真想知道,我和某些人的开始。
  有时候不懂为什么男玩家随便聊聊天就能引来很多支持,而我往往帮尽别人的忙,到头也只是被人说成是一个虚伪的人。所以我只好更换了自己的性别。让人知道我是男人,才稍微好过一些。但这样也引起了很多人的疑问,总有人对我的性别产生好奇。但比起被人说这个MM真虚伪来说,还是被人说此人疑似人妖更能让我愉快地接受呢。  
 楼主| 发表于 2010-1-16 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
  之前提到过暗魂,他是我KOK里结拜的老爹,我是这么喊他的,他非逼着我和小依依,小路喊他爸爸,这实在是太难听了,我们就喊他老爹了。有时我喜欢到论坛里狂灌水玩,有一天看到一个帖子,他评论战火里的人,说到我,说刚开始见到我,觉得我好孤单啊,就像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鸟鸟一样,所以就想和我结拜。当时看到他说的那些话,心一下就变软了,在网吧里感动的淅沥哗啦的哭。后来认识了一个玩家,叫小甜甜他妈,就很疑惑,为什么是小甜甜他妈呢?小甜甜又是谁?带着一系列的疑惑开始关注这个人,却发现此人极其有趣,心里便产生了一种想要接近他的念头。于是强行拉着她去结拜,虽然知道他是男性玩家,可还是拉着他到了R2的神殿,认她做了老妈。那段时间流行结拜热潮,我也经常在闲聊和组织频道里炫耀:看,我老爹和老妈很疼我滴。引来大家更多的鄙视,但我却觉得很高兴。虽然并不是真的一家人,但他们都很疼我,保护我,没有人像现在一样用恶毒的话指责我,也不会有人说重话伤害我。
  只是后来他们都不玩了,我还是一个人战斗在战火第1线,直到连组织的首领也由孤独无谓换成了战火时代,再换成了我。才发现我竟在不知不觉中成长了,以前什么都不懂,说话提问总爱加个请问,见人吵架总是喜欢劝架,听到脏话总会义愤填膺的那个我,居然悄悄的长大了,成熟了。再也不用依赖任何人了。我竟然像男人一样生气就骂粗话,丝毫不在意别人的黄段子,也变得不那么爱哭,不那么脆弱了,就好象真的在体验男人的性情。但为什么却总觉得悲伤。仿佛昨天还在闲聊频道里天天开玩笑的那些人,一夜之间都消失了,就像从没存在过,只是那些人际关系中灰暗的ID提醒我,他们和我是一家人。

  狂徒他们集体去了魔剑这个游戏,我很生气,我讨厌说话不算数的人,明明说过不可能不玩KOK,却转身又跑去其他游戏,这不是赤裸裸的背叛是什么呢?于是我马上冲进魔剑的论坛去发帖子骂他们,骂完就跑掉……
  魔剑不知道为什么,很快的倒闭了,运营不下去了,他们那些集体去玩的人又像商量好了一样又全部回来了,还有一些去别的游戏的人,总是像旅行一样离开回来,回来离开。
  留在KOK里的人很不屑那些离开又回来的人,就引发了一场北一不得不打的国战,狂徒他们是离开的那一方,我们是坚守KOK的这一方,各加了两个战国,打了一场仗。
  开战前我去终极的CAST国家找狂徒,一进去他的CAST国,当时就惊呆了。从没见过那么多CAST机,这比我们WLH的CAST机整整多出了一半的人数来。让人很无语。听他说,他是开了2个电脑,一个专门挂CAST,一个自己用来玩游戏,当时的我还是穷学生,听到他这么一说,立刻生出强烈的敬仰之情,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两台电脑,多么幸福啊。
  后来的结局我已经忘记,那天的战争持续的不久,只是后来大家都翻脸了,狂徒和我老妈他们闹的很不愉快,这场不愉快一直持续到最后他们各自不玩,也一直没有和解。我夹在中间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只能偷偷和狂徒玩,又偷偷安慰老妈他们。
  
  有一天下午,狂徒忽然在QQ上喊我上线帮忙,我上线后他带我去乌鲁河边,说自己找到我老妈他们的挂机群,准备害他们。我一边心里鄙视他,觉得他怎么能做这种事,一边又心中狂跳着非常紧张和激动,狂徒让我帮他抓一张图存起来,好气气老妈他们,我考虑再三,还是抓了图,他在他们的挂机群里害我人,还专门有我这个摄橡师跟随,摄的还是自己的最亲密的朋友,心情完全纠结成一团乱麻,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是当时义气冲上了头顶就忽然就有一种想法,如果为了他得罪更多的人,那也只好如此了。

  不过后来老妈他们没怪我,只是很看不起狂徒,我也只好假装和我没什么关系,谁也不帮了。却越发地害怕KOK变的冷清。于是更频繁地上官方论坛去翻帖,发帖,回帖,企图挽留一些不想再玩下去的人。
  在浏览北2版的时候,发现有个叫另狐葱的人总是喜欢回复帖子,回复的尽是一些解答类的帖子,就关注起这个人的名字来。有一天翻到他的资料,看到他的回复下面的个人签名里写道:全世界的人都离开KOK了,我也不会离开。我就开始疯狂地去北2站,寻找这个叫另狐葱的人。有时候我像个疯子,但谁又说的清疯子和正常人的真正定义呢?我到北2,天天寻找这个人,总算找到他,彼此也不熟悉,只是慌乱中找到一支玫瑰花送给他,然后拉他到神殿去结拜。心中泛起暖暖的感觉,我居然,能够被人喊妹妹。真好。

  继续回到北1,狂徒依然疯狂的和我老妈他们吵架,屡次劝他,他都不听。有很多人对我说狂徒人品很差,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大凡被人排斥的人都是孤单的,为什么我要和大家一样去排斥他呢。所以我和他做了好朋友。既然他不听我的劝,我也不再去多费口舌了,反而总是在PK时去和他在一起,或者找个地方站着说话。聊着聊着时间就滴滴答答退去了。
  我是有些喜欢狂徒的,但那不是爱。忘记是哪天,我找到一个语音网站,就把这个地址公布在论坛,邀请KOK的玩家没事就上语音去聊天,哪怕不玩KOK,上来叙旧也可以,一时间竟也天天房间都爆满,我也在那时认识了北2的彗雪,和其他站的更多朋友,甚至有时还会看到当时KOK的产品经理和几个并不熟悉的GM。有时兴致来了,我会唱唱歌,说说话调解气氛。
  只是后来语音站关闭了。

  狂徒是广东人,有时会问我喜不喜欢听广东话歌,我总是厚着脸皮说还蛮喜欢,其实听的非常少。他说,许志安有一首歌,叫烂泥。想送给我。我不记得当时他有没有在语音里清唱,只是这首歌后来成为我的装机必备的大爱,舍不得丢掉。
  彼时老阎还在和我住一间房,睡一张床,她的CD也经常放在床上给我用来听歌。有时我通宵完毕回到宿舍,她会问我要听什么歌睡觉,然后放一张CD进去看我躺下再出门闲逛,我找出他的一堆CD,翻到许志安,跳转到烂泥,发现他居然有这么美妙的歌曲。老阎说我因为心境不同,所以才觉得格外动听,我也解释不了,但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错的,仅仅是喜欢而已,没有任何不纯洁的想法。
  只是从没告诉过狂徒。
  很多年后去深圳玩,见到狂徒,我们两去吃小肥羊,然后一起去欢乐谷,玩过山车的时候我很想像电视里的那些MM一样大喊大叫,却兴奋的怎么也喊不出来。因为我晕车,完全顾不上喊。狂徒问我怕不怕,我说也还好,我是有名的胆子大,于是我们并排坐完过山车,下来后双双腿软了。玩了其他的小游戏后,累了,我们坐在旁边的大石头上一起抽烟喝水,说起KOK,感觉就像在KOK里站着聊天一样,只是现在我们能够面对面的向对方笑,以及做KOK的表情。
  后来分开,再也没有频繁地联系过。有人说广东人是热情的,我不想重蹈覆辙,再遇到一个和我一样热情的人,却失去一个最重要的KOK朋友。所以只好把那首歌收在心底。我是喜欢他,但仅是坐在他的车里听烂泥而已。我们一连听了好多遍,眼看快到分开的地方,他说希望以后我能多出来和他一起玩,说这感觉很好,我说好没问题,心里却知道这只是一个我无法履行的承诺。深圳的夜色很干净,也很嘈杂,怀着一些不舍,走到那天下午快乐的终点,拿了他的芙蓉王,各自下落不明。
   
 楼主| 发表于 2010-1-16 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
  刚开始玩KOK时,忘了是怎么买到的月卡。后来才和小路去金轮大厦买,就是我们一起买帐号其实买到的是人物卡的那个地方。我的第1个职业是圣斗,我也忘了是怎么算时间的,那时还是月卡,好象是每次登陆时,人物那里都会提示你还有多少点数?刚开始时还不知道如何买月卡,只是总听大家在组织频道聊天的时候说起在KOK里买卖月卡,就会常常去琢磨怎么个在KOK里买卡法?忽然看到聊天频道里有个[交易]频道,就想也许可以从这里得到一些卖卡的咨询。
  在平时,那些聊天频道我总是关闭状态,只有近聊,国家,组织和其他小频道才是打开的,比如英雄频道、职业频道等。于是我就把交易频道打开了,刚打开就刷了满满的一屏,大家都在卖着一些奇怪的东西,装备,武器,还有人卖钱。我总是觉得有些频道太杂乱了,所以平时才会把他们都关闭。在交易频道观察了一会,却并没有发现有人要卖卡,就只好采取笨办法,在各个大频道里大喊:我买月卡,谁有月卡请TELL我。
 
  有一个人很迅速的TELL了我,问我需要几张?我看了看钱包里仅有的50几万还是琼斯他们给的金币,试探着问,请问你们的卡是怎么开价的呢?那人说,每张卡1.5亿。
  我紧张地又问他,请问,50万卖吗?
  过了半天他回过来,滚。

  在我锲而不舍地询问下,一些卖卡的人终于再也不想理我了,苦于无处买卡,只好作罢。后来的兰州的卡源也不是很多,而每次买卡都要跑很远的路,很辛苦。我只好向当时很红的卖卡人木木扣求助,在他的帮助下,我学会如何汇款给他人和如何使用网上银行。其实我记不清是不是通过网上银行去买过卡了,唯一记得的只是木木扣这个人,以及他多年前发给我的邮件中的那一列月卡密码。
  月卡问题一直让我很头疼,因为如果不通过银行和网络,我就必须要坐1小时以上的车去买,但如果通过银行去汇款,又很麻烦,每次都要排队等待,后来和木木扣熟了,就会提前向他预定卡,有时聊天,他也会问是否最近需要卡。在我KOK的很长一段岁月里,他的卡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和帮助。
  虽然后来再也不需要跑路坐车去买卡了,因为KOK后期免费了。但那之前,那些卖卡的KOK人功不可没。
  我和木木是从买卡建立的感情,虽然很淡,却也一直丢不开。他不卖卡后很早就离开了KOK,我却一直舍不得删除QQ上任何一个离开KOK的人,我相信,他们曾经有过关于KOK的一段美好记忆,那些年少的情怀值得被珍藏。木木也是,我记得他喜欢跳HOT,是个警察。曾是KOK中我的朋友。
 楼主| 发表于 2010-1-16 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
  每个人都会近乡情怯,每当我刻意地想要写下什么的时候却发现其实忘记的比记得的还要多,一时竟也不知该如何开口,向自己归还一个完美的记忆。
  在KOK里,打咒坑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初时不懂什么叫咒坑,只是在被人带的时候总会听到别人说这是咒坑之类的话。带我的人带我到某个国家,找到坑,站在坑中心的骷髅头上,然后丢给我一把飞标,让我在他电击完NPC后就开始标。我还在等待中时,他却已经2个重力放完瞬间电击完所有的NPC了,对方催我快点标,我才恍然,拿起标一个一个点过去,点不了几个NPC,就已经被带我的人全部杀光了。但慢慢地也明白了该怎么去打,掌握了基本的火候,在被人带着打经验的时候也摸清了如何做一名合格的被带者。同时心中也开始无限地憧憬着,有一天我也要成为一名无偿带人的灵能者。
  北一的国家有很多,我常常会东角跑到时空魔法阵那里站着翻看国家列表,如果遇到名字起的好听的国家就会进去逛一逛,也常常会死在某些入口处有50自动NPC的国家,为此损失很多经验,又要到处请人带着打经验。没有灵能的日子太难过。
  在被人带的时候,遇见过最多的是灵能,不同的灵能,很多的灵能,也遇见过剑魔,剑圣,巫妖和圣斗带人,但这都是少数。虽然最后有了大`法`可以带人,但灵能在前期给了我太多,我喜欢这个职业。
  在KOK还能买到实物卡的时候,我买到过一张灵能者的人物卡,画面上有一个女巫师一样的人,站在水晶球后面沉思。我常常拿着KOK的卡一看就是半天,有时躺在床上睡不着,会拿出卡来在枕头上一字排列开,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他们的描述,细细地研究画面上的人的表情,总是看着看着就莫名的激动起来,反而再也睡不着了。
  小路来KOK的时候我已经在里面半年时间了,她问我什么职业好,我们两还特别拿起KOK的那些卡研究,我建议她练个灵能,她却说喜欢卡片上的妖术的造型,看起来妖妖的,所以就起了个名字,叫小妖女,小路。我用刚2转不久的圣斗带她去东角南门外的农场里杀马杀牛,她才几级打不动,我就站到旁边给他加简单的CAST,发现实在很难打到经验,于是我们又回到新手区乱打一气。后来东角闲逛的时候,遇到一个急匆匆的圣斗,抓住小路求婚,我们两坐在电脑前面哈哈大笑,商量着要不要嫁。后来我们坏坏地决定让小路嫁给他,然后问他要钱,让他带小路打经验。只是那个圣斗结婚后就再也没出现过。害小路只好自杀了自己的妖术,还好那时认识了吹风,吹风一路帮小路打经验,挂机。在小路不在的时候给她打经验,小路在的时候陪她聊天做任务,我和小路说,吹风好象喜欢你。吹风却也大胆承认,还会偶尔打电话给小路。只是小路说自己对网络上的人不会来电,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
  后来在吹风的帮助下,小路的妖术出来了,她总是跟着吹风跑来跑去,或者跑来东角南门看我。彼时我还是东角南门卖花的那个傻子,想着攒多了钱做一个KOK里的有钱人,像别人一样,有人要钱就一掷千金。小路总是问我,为什么喜欢那个人,他可能还根本不知道呢,而且你看人家琼斯现在对你多好……我总是不知道答什么,有时候被亏欠反而难忘记。即使多年后再也不愿意提起那个人,但对琼斯的记忆永远停留在某一天,我从恶魔迷宫2楼死回来后,他说其实我是很喜欢你的。忘记了很多,有些感动忘不掉,即使已经不再爱了,但那些年少的感动,我愿它们永不消失。
  今天在WLH群闲聊,我们说起初中高中时暗恋过的对象,我想说,最遗憾的不是拒绝了多少人,而是伤害了一个喜欢我10年以上的男生,我甚至想要好好的告别,都再也没有机会。但还是没有说,因为群内的聊天速度非常快,在我想要打出这一行字的时候已经换到下一个话题了,其实在KOK里也一样,我很难忘记一个对我好的朋友留下的事件,比如我建了一个国家叫ID是XXX,在建好后常常一人在国家的中心花园里站着聊天,有一个叫上沧浪的人总是在半夜来这里和我一起抽烟,然后聊几句天再离开。在这里,我遇到的点滴就像发生在生活中的事一样真实,我往往不能分辨到底自己是在KOK中,还是在电脑前。但相同的是,不管过了多久,他们的名字就如初次遇见时那样印象深刻。即使后来反目,离散,在听到那些人的名字时,也会如初见时那般另人愉悦。

  若人生,只如初见。 
 楼主| 发表于 2010-1-16 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
  我不喜欢拍照,却喜欢把美好的风景留下来,存起来。人人都说喜欢回忆就证明你已经老了,从小我就喜欢回忆少的可怜的记忆,是不是证明我是个少年老成的人呢?
  初玩KOK,遇到喜欢的朋友,喜欢的地方,就会抓图留念。那时PS软件用的不好,QQ也还没有抓图功能,只能抓一张,窗口切出去存起来,再抓一张,再切KOK出去存起来,有时大型合影要切出游戏7、8次,等回来KOK时已经卡到动弹不得了。但让我觉得奇妙的是,重新换一次区域就又变的顺畅了。
  我抓下了一些GM,抓下了一些即将离开的人,也抓住了那些不留意就会被遗忘的瞬间。我把KOK的图存在一个网络相册里,却不知道这个相册每隔6个月就要失效,结果导致丢失了大量珍贵的图片,直到后来买了电脑,才学会把KOK中的图存在自己的电脑中,电脑丢失了最珍贵的东西,不要紧,幸亏图片还在,我将带着这些KOK的图片直到永远。

  我喜欢在KOK里独自开地图,我通常把这不叫开地图,我叫它散步,但他们叫它无聊。我也发现在克里斯托也有一条和乌鲁那条河一样的河水,我喜欢站在河面上的桥上面,然后在闲聊或组织频道和别人聊天。我的PK技术烂透了,有时遇到脾气不好的人就会被别人骂到狗血淋头,好惨。但这丝毫影响不了我对KOK的兴趣。有时我会邀请组织里的其他朋友一起来某处合影,偶尔会大批量来很多人,我在地上一颗一颗地丢药水,摆好位置让他们各自站上去,然后站在最上面抓全景,我要把最美好的记忆留下来,而我所拥有的KOK图片,是KOK任何玩家都无法相比的。我相信没有人爱KOK胜过我,所以常常带着情绪去骂那些很早就离开KOK的玩家们。但后来想一想,我又有什么资格去随便评论别人呢。
  
 楼主| 发表于 2010-1-18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
  每个人在回忆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美化自己经历的事。我也是如此,常常在想起过去的若干年时,觉得那时真美好,美好到常常忘记自己从课堂中逃跑的那些事情。
  由于我和小路不在同一所学校上大学,而她的学校离我的学校又不远,所以在她没课的时候常常会来我的学校玩,有时我正要上课,就带她一起,然后让她陪着我的朋友一起替我上课,而我却从后门溜走去玩吧玩KOK……
  那年由于要看球赛,就是米卢来中国的那年,李铁他们进入第几强来着,忘记了。网吧里也装上了大电视,到网吧后发现电视那里围了好多人,大家都在期待下午两点的球赛,我一如既往地走到自己的专用机的位置,打开KOK玩起来,玩着忽然听网吧大厅一阵叫好声,后来实在忍不住就去大厅和他们一起看,竟第一次看完足球赛,看完后觉得热血沸腾,居然喜欢那个丑丑的李铁……
  在小路还没有进入KOK的时候,我经常独自一人走着学校网吧的两点一线,那时最流行的歌是周杰轮的简单爱。其实那时我并不喜欢听他的歌,只是在后来某一天忽然疯狂迷恋上了。
  就在今天,有一个曾经KOK的老玩家忽然单Q我,说昨天晚上自己做了一个梦,在梦里的他,还是9年前玩KOK的那个他,骑着自行车冒着大雪去网吧玩KOK,进了网吧,听见网吧放的那英的一笑而过。接着我问他要不要来泰国服务器玩KOK,他说害怕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了,所以我说,那我就不叫你来了,给你一个完美的回忆吧。他又说,那么多KOK的人里,他的QQ上现在只有我还留着。
  只是,在他说起9年前的网吧、说起那英的一笑而过时,我忽然像穿越时空一样,仿佛回到了从前。那时的那英的歌曲很红,很有感觉,有几首我也经常会去听的歌曲,只是后来忘记了。忽然被他提起,有种恍惚如昨日的熟悉感。就打开音乐播放器,找到《一笑而过》反复听起来。然后挂着眼泪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才好。
  想起那时的网吧岁月,一转眼,竟已九年过去,我不想回忆,可却不得不常常回忆。时间啊仓促地让我们无可奈何。
  ……
  好吧,回忆带着我回到了若干年前,我坐在网吧里玩累了,下楼逛音响店,然后回来接着玩,有时网管会给我拿来一杯水,有时网吧老板会过来和我闲聊几句,周围的人一直在更换,他们的游戏也一直在更换,从红月到千年,从CS到dota,星际,帝国时代。有时我会去网吧的其他房间到处转一圈,看看大家都在玩什么,有人看三级片,有人在语音聊天室里大声吵架,有的人在边看电影边吃泡面,然后我就又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玩起来……
  如果有人当我的面说,KOK画面这么垃圾,我一定会一个大嘴巴抽过去。谁又能允许陌生人肆意评论自己爱着的东西呢。我无法解释KOK到底有多好,让我这么多年无法离开,不想离开。但我一直把KOK当做一个人,爱他就像真的爱一个人,即使她的心千疮百孔,即使她的容颜早已不再如从前,即使她早生白发,即使她……再也……没有爱。我还是从前那个傻傻的人,永远都有一颗感激的心去爱她。

  我一直在想,KOK如果是一个人,他一定是一个身穿铠甲的战士。在国服关闭时他离开去征战,总有一天重新回来。

  KOK2有一首音乐,一直存在我的手机里,前些天早上睡醒准备起床,忽然手贱翻了一下手机中的音乐。翻到那首音乐,前奏一开始就大哭起来,一直到音乐结束。那是一首禁忌之歌,在开始时一个人声音沙哑地、坚定地说:你,还在……等我吗,我,已经……回来了。
  听见了吗,KOK对我说,他回来了。
  我,爱你

  我想我将永远陷入对KOK莫名的爱恋里无法自拔。请不要拯救我。
 楼主| 发表于 2010-1-18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
  KOK的官方论坛是纯白色的背景,很干净.所有的版区划分地清楚明白,一目了然。我喜欢官方论坛的这种模式,所以常常在上KOK之前都习惯去论坛里逛逛,时间长了也混成了水王一名,当然比起超级大水王还是差了很多的。

  除了上课,那时最开心的莫过于坐在网吧里的电脑前,对着论坛的各种帖子里千奇百怪的回复傻笑。有时看到好笑的回复会忍不住哈哈大笑出声,旁边的人会以为我是个神经病。

  我一直觉得我的性格是在玩KOK时磨练出来的。因为据说我曾经是一名淑女,但自从玩了KOK后,好象我已经离淑女越来越远了,我说粗话,随意发脾气,和以前的自己已经完全脱离,这让我常常无法分辨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在长期的精神分裂之后,我选择了后者。所以我成了一名光荣的粗鲁的野蛮人。
  我不是淑女。但我以此为荣。

  在玩KOK之前,我有过2个QQ,分别是8位数的,其中一个已经忘记了,后来偶然看到QQ官方网上可以申请6位数的号码,就毅然换成了847017这个号,抛弃了那两个8位数的Q号,从此也自豪地告诉别人,我是6位数字用户啦。
  自从换了QQ后,我的乐趣就是收集很多我感兴趣的KOK人的QQ号,加他们为好友。刚开始很多人都不愿意理我,不记得从哪天开始忽然很多人主动加我好友了。让我高兴的是这么多年过去,我的QQ好友里的KOK人没有一个丢失过,除非他们抛弃此QQ。
  ---------

  03年时我还在兰州,兰州的冬天一直很冷。干冷干冷的。我经常通宵玩KOK,在天黑之前缩成一团爬行到网吧,一夜KOK后再在天亮时缩成一团缓慢地移动回学校或宿舍,路上风很大,冷的脸红的像猴子屁股一样。我有时会想,如果我是一个美女,那我肯定不会玩KOK,因为美女的时间都是用来泡GG的,可我不是美女,我玩KOK是因为我自卑,是因为KOK里的人很好很亲切,在这里,没有人嘲笑我是不是美女,或者是不是一条狗。于是我的大把时间都花在通宵KOK中。
  其实无非是做任务和聊天,我的KOK生涯没有无聊这两个字,即使只是站在某个地方发呆,我也会非常高兴。而那时我也始终相信我永远会在KOK里高兴地生活着,直到永远永远。
 楼主| 发表于 2010-1-18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年9月12日更新——

……
  缓慢地更新一篇文章,其结果就是往往不记得某件事是否在之前的篇章中被叙述过。这样的担忧,常常使我对更新后面的篇章很胆怯。

  KOK的时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我自由又充满激情,每每在去网吧前,都会花时间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有时甚至像去赴约般隆重。最后到网吧,急不可耐地坐专属自己的那个位置,有时网管和其他收银会很高兴地和我打成一片,有时网吧老板也会过来聊几句,我经常假装很热情地敷衍他们,然后等他们离开后才满头是汗、焦急地进入KOK,那时才会松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下来,仿佛灵魂最深处有了归属感般,安静下来度过我的又一天,或者又一夜。

  我很难解释为什么一直不更新这个关于KOK的回忆,其实对我来说,我宁可呆在某个地方安静地独自去回忆,而不是全部毫无保留地写出来。我怕写完的那一天,就像KOK最后关闭的那一刻。我不想再一次崩溃。但至少在我回忆的过程中,我会尽量避免提及这种崩溃的场景。
  
  那时我逃课成瘾,在大三之后几乎开始了不去上课的生活。每天的作息乱套到了一定境界。我黑白颠倒,日夜不分,只为了像朝圣一样进入KOK。经常性地在费心打扮之后,面对朋友同学询问是不是有了新的男朋友的疑问中匆匆逃跑去网吧。我所要见面的,无非只是KOK,那不是任何男朋友,仅仅只是一台网吧的电脑。不是某个男人。我想,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我一直把KOK这个游戏世界当成一个人来看?或者当成我逃避生活的港湾?我是如此依恋KOK。有时我会想,KOK的日子应该持续50年甚至更久。直到我老到牙也掉光,头发也掉光,皮肤也皱巴巴,再在死去的时候和KOK一起终止。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但我知道,不论我如何把每天的KOK之旅当成隆重的约会来对待,不论我多么用力地展示,我将永远只能距离半米地端坐在电脑前观望着这个我所热爱的世界,我无法进入它,我无法拥有梦寐以求的真实感。这个世界,我看的到它,我爱它。它却永远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地方,我只能继续安静地继续KOK。
  那么我唯有愿KOK永存。
 楼主| 发表于 2010-1-18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早期的时候,还处于暗恋那个人的期间,我经常跟随着他去做任务,那时我还是个小圣斗,拿着技能非常低的单手刀,在第一次跟随他做任务的时候,就被带到了月神地下迷宫里。我紧跟在他和其他人的后面,见识到了眼球怪和骷髅怪有多么厉害,心里非常害怕,却总想要在他面前表现一下,让他感动。所以在他被眼球怪定住后,为了表示我能保护他,就主动上去砍眼球怪,结果很不幸地,眼球怪瞬间杀了我……。后来他哭笑不得地表示不带我去月神地下迷宫了,因为对我来说那里还太危险……现在想想,当时的这种行为实在不够成熟,假如我想要表示诚意,但对方根本就不喜欢我,那我这种做法岂不是雪上加霜?现在如果有人这么对我表示诚意,我可能会觉得此人很白痴。这是一种极其2B冒险的行为,用的好锦上添花,用不了雪上加霜,谨慎用之啊


但人人都有成长过程,即使当时为了博得某人的好感而不惜做一名合格的白痴,都已经过去了,像最近步步惊心里演的结局一样,老四站在城楼上回忆着一切,书上的原话写的是:不论爱或恨,都已经过去了。我也是这样,风轻云淡落花流水,年华弹指已老去,一切都过去了……对于所有的故事,时间总能淡化它所带来的悲伤。在前进中,我一直记得我爱过的人,也一直记得爱我的人,只可惜所有的故事都已经在时间中远去了,或者变成了断裂的篇章,或者完结,都已经消散了。留下的只有各自的记忆,也许只是我自己的记忆。我们终于成长,终于老去,即使KOK永存,我们最后也终究都逃不开下落不明的结局。对于我们来说,KOK是虚拟的,但对KOK来说,我们又何尝不是。


我不愿意回忆2004年以后的KOK,因为那意味着完结。我愿我的KOK之旅永不停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万王之王 king of kings

GMT+8, 2020-10-30 03:1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