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王之王 KOK King of Kings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18561|回复: 110

我的KOK。(装13连载中,不喜勿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3 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看到这个版里,看到大家都纷纷在整理自己的KOK的历程,感触还是非常多的。我也想整理一下,却发现回忆太庞大了,这打字的间隙,居然被庞大的记忆给占据,那些很多年前的KOK故事像洪水一样倾泻,让我不知怎么去拦截,去摘取一个开始。
  虽然分支太多,很多人也都来去匆匆很快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但我愿故事没有结局。

  这几天,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是这道理在我懂得的时候已经太迟了。KOK里大多数是男玩家,又怎么可能去理解一个MM玩家呢?可笑的是当年我居然期待以诚待人换来更多的朋友,一路碰壁到现在,明白了男女有别,却也没朋友了。如果几年前我知道淡定这个词,我的KOK生活,过的可能会快乐很多呢。

  人人都在说,自己是如何像个孩子一样什么都不懂地进入KOK中的,我却不得不承认,是因为喜欢上一个人,我才进入了KOK的世界,典型又老套的寻人法则,被我运用的烂透了,只是年少时,谁在乎那SB的过程,我一心只想找到那个人,像电影情节一样给他个惊喜,所以终于开始了我KOK的生活。

  我有个很好的闺密叫小路,我们两总是会在周末时一起去吃饭,玩游戏,聊聊天,然后调戏一下网吧里那个网管。有一天我们两从别处听到一个笑话,就在上网前,顺便讲给网管听(那几个笑话太恶心了,比如牙签和吸管的笑话等),然后我们和网管一起笑一会就去上网了,当时还没有开始玩KOK时,我们是混在一个语音聊天室里的,不记得混了多久,反正我们的打字速度就是在那时练成的,我们笑称这是弹钢琴,相当自豪。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0-1-16 01:26 | 显示全部楼层
~
...
  我记得那个网吧是我有一次从小路的学校里反回自己学校时,不经意间看了一眼而发现的。当时我刚和一个GG分手,GG很疯狂,在自己的右胳膊上刻上我的名字,天天等在我经过的地方,半夜常打电话骚扰我,我吓坏了,只好换了他所在的那个网吧。刚好发现了这个新的网吧,刚开业没几天,叫强劲网吧,老板和网管都很有礼貌。因为我是第1个顾客,所以我坐的那个电脑就成了我的专机,以后的几年KOK时光,我都是在那台电脑前度过的。
  那时我的好朋友有3个,老阎,小路,无期,这3个女人中只有小路玩KOK,其他两个女人只是偶尔陪我来一下网吧而已,这是后话。自从我变成了这家网吧的常客后,才开始正式地进入KOK。当时我暗恋的那个人,在语音聊天室里很活跃,他是兰州人,我也在兰州,在语音聊天室里大家一起聊天时感觉很好,他的声音也非常好听。我想,轻易地喜欢上一个来自网络那端的人,这习惯怕是从那时就已深种了。

  从那时起我便每天下课都去网吧里,第1件事就是上QQ开语音网站,说话的乐趣让人一度无法自拔。后来却发现他总是时不时就消失了,喊他也不理我们,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几个月。有一天他在语音里问我,有没有听过一个叫万王之王的游戏?
  没有
  他又问,要不要来万王之王里看看?
  我说,好。
  然后我就看桌面,居然有这个游戏,打开,用他给的帐号登陆,按他的提示操作,进入万王,站在当时我不明就里的地方,用鼠标傻傻的操作着,跟在他后面走,看他打经验,心里冲满了莫名的激动。
 
  最后下线,生出一丝不舍来。我向他询问,如何才能玩到这游戏,他说需要一个帐号就可以了,我记下他说的话,转身就问网吧的网管,哪里能买到万王之王的帐号。他们说,需要去电子城买。周末我和小路一起去金轮大厦,这是个电子城,几年过去,我却依然记得它的名字,这一刻我感动地类牛满面。

  小路和我手拉手,一起寻找传说中的金轮大厦,走错了好几次已经快走不动的时候,终于找到了,我们两个激动地冲进去,找到一个铺子,我张口就问,老板,有没有万王之王的卡?于是成功的买到了一张月卡。然后和小路高兴地坐车回到了学校,一路上我们又说又笑,激动不已。那时的灿烂,如今却再也找不回来,多年之后的某一个深夜,回想那些年少时光,我发现我最爱的那个女人,居然是小路。
 
  我们回到网吧中,马上登陆游戏,却发现不知道该怎么登陆,因为我买到的只是一张月卡而已。只好向网吧的网管求助,在第2天的时候,网管的朋友送给了我一个自己不用的新帐号,这才顺利进入万王之王。这些都是我在暗自教劲,想偷偷进入万王,直到练出一身钢筋铁骨,再猛地出现在那个人面前,吓他几跳,然后从此和他一起在游戏中快乐的生活。

  谁曾想,万王却是如此复杂的一个游戏,我坐在电脑前哭笑不得地站在新手冒险者旁边,看着一个人从我面前走过,用挑衅的眼光打量我,然后打死NPC,从尸体里拿出它的装备和武器去卖钱,我却什么都不会,只会走路和杀老鼠。连怎么拣尸体,都是在经过了2天后才打听到的。这也归功于之前上过一次万王,所以有些明白如何在游戏中说话。机会属于有准备的人,果然还是有道理的。
  从这一刻起,我便开始正式积累经验了。

  我想,升级的过程,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大致相同,在此略过。在新手区呆了好几天后,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练,每天在新手区杀老鼠,杀兔子,猴子,慢悠悠地积攒着经验,心里却已经像着了火一样急噪。如果照这个速度下去,猴年马月才能吓到他啊?

  那天下午,来了一个叫小晕的人,出现在我面前,给我加CAST,给我武器,我像抓住救命的稻草般不让他走,最后他邀请我加入他的国家,那时心中充满了电视剧中的浩然正气,认为除了那个人的国家,任何人的国家我都不能再进入,否则就是不忠诚。所以我义正言辞地谢绝了他的邀请,放弃了大好的灵能带经验的机会。

  我站在新手区的广场,慢慢地摸索着面版中的一个一个命令,找到查询全开国家,查询在线大臣,查询同屏幕的人等一系列指令,找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终于,我看到了他的国家。我居然傻傻地坐在那里就哭了。

  后来,我终于找到他,还是被他带出了2转,练了个圣斗士。初入万王,我的名字叫清轩,不叫明夕何夕。我知道这是一个有礼貌的游戏世界,因为他带我加入了他的组织,战火燃烧永不言败,里面的人很热情,大家都亲切地叫我,轩。他也这么叫,我却前所未有地脸红心跳,也许从一开始我就误会了,其实这么叫,不是爱慕,只是打起来方便。当然,这个道理也是最后我才明白的。



  
 楼主| 发表于 2010-1-16 0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在很多个全开的国家中寻找25的坑,他用灵能带着我打经验,很快我便2转了。却再也不见他的踪影。他只带我到他的国家,允许我在国家中随意建造房子,教会我如何操作大臣指令,然后就丢下我不管了。以后的日子里,我独自一个人在他的国家呆着,造了一些房子,还学会了用炉子做不加属性的装备。这些新奇的东西让我流连忘返,我常常很得意地在组织频道里显摆我的成绩,却没有一个人理我。他们都说我装新手,有可能是骗子。所以我只好一直呆在各处闲逛,遇到陌生人就打个招呼笑一笑,然后继续闲逛。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有一天我进入了一个全开国家aoa,在里面看到一个拿花的NPC,我心想,玫瑰花这么浪漫的东西,如果拿去卖的话一定会有很多钱。我就守在那里不停地打那个NPC,运气好就打死,运气不好就被打死,每天拿着打到的玫瑰站到东角的南门贾米尔旁边,在闲聊、谣言频道大喊:号外号外,东角南门有人出售玫瑰花,要卖的随意给价,亲自来选。
  居然有很多骑着马的骑士、拿着巨剑的大剑师或者其他职业的人来看热闹。一时间我竟有种卖花姑娘的感觉。
  只是,我不敢承认,我其实一直在等那个人来,如果他来,我就送他花,不要他的钱。(当时我一支卖10万呢)
  这么一段时间之后,有一天他忽然来到东角南门,用哭笑不得的语气说,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结巴着说,我我在卖花哈哈。你要买吗,可以拿去送人哈哈。

  然后他对着我点点头。给了我10万,我给他一支花。还扭捏地嘱咐他,别丢掉哦。心里紧张的和什么似的。然后只听他说道,放心,人在花在,花亡人亡。
  不要嘲笑我这么白痴。我确实被这句话感动地心潮澎湃起来。那暗恋的心思不知不觉竟表现地路人皆知,却惟独,他不知。

  有一天,南门来了一个叫琼斯的人,找我买花。他说,听别人说我这有真正的玫瑰花卖,他想买来送给他老婆。然后又说自己老婆离开不玩了,他给她建了一个墓碑,想买玫瑰花丢在墓碑前,我和身边上网的小路说,这个人好重感情哦。于是就给他一支花,他却不领情,指着我就说我是骗子,说我给他的压根不是真正的玫瑰花。我气急了,把他的钱丢给他,自己跑回国家里生闷气,我喜欢的那个人,却在组织频道里非常凶地指责我,为什么要用大臣的身份和别人宣战?
  被人误会的滋味让我非常不高兴,我和他大吵一架,飞到东角散步。一边恨恨地想,为什么我喜欢的人对我这么凶,一边走到东角不知名的地方。这时前面买我的花又说我是骗子的人TELL我,问我在哪里,说想和我道歉。我本想说不必了,却又一想,反正我也无聊,不如看他能道个什么花出来。于是我告诉他,我在东角。他一路hi我,就站到我的面前。然后对我道歉,拿出烟花说,在这里等几分钟, 天黑了我放烟花给你看下,弥补一下我今天骂了你吧。

  万王的深夜黑的很安静,我们两个人站在东角的某条大街上,看他点燃烟花丢到半空,烟花上居然还写出了对不起,等等的字样。一时间我忘记了心里的忧伤,竟深深地被这从未见过的奇观所震撼。

  我想,我爱上万王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1-16 02:16 | 显示全部楼层
~
  万王的官方论坛的背景是纯白色的,版主们的头像都是一颗绿色的咬了一口的苹果。那时的网络人非常单纯,在论坛中无非讨论事项和聊天,即使灌水和吵架也是一件让人感到愉快的事,因为论坛的那些帖子,就像现在的天涯或猫扑的娱乐版一样,什么话题都有,人人都有着在论坛灌水的意识,在我进入万王论坛的时候,虽然已经迟了别人1年多,但我却很快地融入了万王的论坛中,并深深的喜爱上了这种论坛风格。从而导致我今后对论坛的要求都是按照这个风格来走的。

  我看到官方网站上有那些玩家们写的故事,甚至有几篇看的我肝肠寸断(这词只是个压韵,不要觉得我太酸了),我总是在想,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写出这么美的文章,那该多好。
  
  不记得从哪天开始,只要玩够万王,回到宿舍中,我就拿纸和笔开始写万王的故事,我的语言能力不强,也没有电脑可以操作,只有笔和纸供我写,供我修改,最后才能跑去网吧一字一句敲上论坛,然后盼星星盼月亮一样地期待有人回复我的故事帖。这是一个叙事帖,所以我只能承认,有几个大米马甲是我自己注册了用来顶帖的,我也回复过比如:好文,顶……之类的内容。

  文章写的多了,渐渐慢了下来。看论坛的时候更喜欢到处跑,到处乱回复别人的帖子,因此结实了一些朋友,初时的我,那么友好,那么热情,不若现在,如此刻薄。

  我喜欢的那个人,经常上线不带我玩,我只好一个人到处跑,认识了一个叫吹风的人,为了表示友好,我特意从国家里做了一个10级的项链,送到浮冰港去,找到他,我们就这么开始聊天了,从他嘴里知道,原来他和琼斯竟然是好朋友。这下我们3个人也变成了好朋友。

  小路被我玩的万王所吸引,也加入了我们的行列,她很快的练了一个妖术,我们4个人常常在一起打经验,做任务,吹风那时笑称,我们其实是两对,我只是笑一笑,不接他的话。我的心里有一个喜欢的人,你们这些人,不是我的菜呢。
  那个人上线的时间越发的少了,我和琼斯在一起的时间反而多了起来。在万王中,我只是一个初级菜鸟,除了聊天迅速外,一无是处。在他的带领下,我学会了很多知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竟变得形影不离起来。在2002年的年后,他说喜欢我,等3月份我们就在万王中结婚。我怀着对我喜欢的那个人的深深怨恨,就这么答应了。

  那一天,组织里来了很多人,大家在结婚礼堂里站的很整齐,我领到了好多钱的红包,小路和吹风也在我身边,那个人,他最后出现在礼堂里。慢慢悠悠地对我说,恭喜你哦,嘎嘎。我却恨不得抽死他。明明他在国家里挂机的时候,我每天都会上线在他周围丢满玫瑰花,明明我在组织里问,如何才能有小屋,而他们说,结婚才会有小屋,明明万王的介绍是,爱她,就带她来万王,我却从他说话的语气里看不到一点波动,我很希望他说,其实我很喜欢你之类的话,我会立刻主动邀请他来结婚。不过,琼斯连续邀请了我2次,见我举棋不定,就偷偷TELL我说,如果心里有犹豫,可以不接受的。我咬牙,点了同意。再见了,我喜欢的人。

  后面的事情我记不太清了,我忘了怎么放弃的那个人,也忘了怎么喜欢上的琼斯,这些都不重要了,他们都是万王中的过客,而我,才是留下来陪伴万王一起走过的那个人。
  在那场KOK的婚礼发生的几年后。我喜欢的那个人现实里离婚了,琼斯现实里结婚了,我和那个人在兰州见了面,奇怪的是我们没有任何隔阂,相处的就像老朋友一样轻松自在,我们在酒吧里喝酒,去KTV唱歌,然后几个兰州KOK的玩家一起给我过生日,我和他像在万王里那样愉快的相处.在他离婚后,我们手拉手走过了我短暂的学生岁月。只是,这场迟到的爱情,最后我却逃跑了。
  ……
  到这里,才是真正的暗恋结束。再见了,我爱的人。

  
 楼主| 发表于 2010-1-16 0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万王中,我是腼腆的,热心的,胆小的,却又有着莫名的正义感和羞耻心,有一天组织里叫天下第7和征服者的这两个人在闲聊,说起男女发生关系后的姿势,我打了几个表情,他们就问我,小夕,你喜欢什么姿势呢?我一时羞愤不已,认为被侮辱了,当时就脱离了组织。结果后来才搞清楚,他们把我当成了男人。那时我才知道,在这里,性别是模糊的,因为女人实在是太少太少了,少到只要一有女人出现,大家就沸腾了。
  我只好继续装男人,以免引起别人的误会。我的粗鲁也是在这时被他们的耳濡目染中练成了习惯。

  03年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叫魂在飘的人,我忘记了我们是不是以兄弟相称的,因为我发了好多故事在官方网,大家对我的性别都比较模糊,索性当我是男人,这魂在飘有一个国家,我也进了他的国家当大臣,帮他造了一些东西,改了一些风格,却从和他的聊天中慢慢喜欢上他,我不知道,这竟是我的KOK岁月中最不堪回味的一段伤透心的故事。
  此处省略10万字。我已经成长了,坐在宿舍楼道中每天都偷偷哭的日子都过去了,他送我的水晶也被我摔坏了,虽然我很珍惜,但时光似乎真的在提醒我,亲爱的,该前进了。不管我是不是真的要前进,那些他陪我走过的日子,那些他给过我的伤害,我不会忘记。
  但现在我们依然是好朋友,虽然我心里恨他恨的要死,却又不得不承认,我们是好朋友。

  说完了这几个人,该说什么好呢。在万王中,我有着丰富的团队做任务经验,我是一个合格的牧师,我懂如何保护自己的队友,却惟独不会PK。第一次参加打仗,是在200几年,忘记了。我是个邪魔,站在国家的右下,招4个石像鬼,琼斯和吹风提醒我,一定要这么招,才能防止对方有杀手进来偷袭,最后输了还是赢了,已经不重要了,我在万王中很快乐,虽然我的心里一直很期待有一个人真正是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然后陪在我身边和我一起玩KOK。那时这个念头根深蒂固,我和小路经常说,一定要和玩KOK的人做朋友,做恋人,才能对的起KOK。以后的KOK网吧岁月,我居然真的这么做了。受了这想法的影响,我变得越来越排斥那些追我却又不玩KOK的人,变得越来越容易喜欢上玩KOK的人。
  该怎么办才好呢?我常常对自己的这些心理很苦恼,却又不得不照着做。

  
 楼主| 发表于 2010-1-16 0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和那个我喜欢的人在一起后,我们常常会去网吧一起打仗,或者参加组织里进行的其他活动,每次都是好几人一起去玩KOK,本来,网吧里还有一个网管,我叫他师傅,因为那时我不懂如何抓KOK的图,是他一步步教我用PS软件抓图,所以我开玩笑地说,以后干脆叫师傅好了。一直到今天,我依然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是在想起那几年时光的时候,会想起我从我喜欢的那个人的爱中逃跑后,一个人偷偷跑回网吧玩KOK时师傅坐在我旁边看我玩KOK的情形。我不能解释为什么明明愿望达成,和那个人从KOK变成真实,却又终于退出他的爱,越跑越远,也许是因为我是热情似火的一个人,所以不能遇到和我一样的人,否则必然会以逃跑而收场,但我却在今后的KOK岁月中三番五次地犯这种错误。
  这个网吧离小路的学校大概只有3、4分钟的路程,有时小路会从学校中跑来网吧找我,我们一起在网吧里包通宵。当时上网一小时是3块,或2块5,而包夜只需要8块或10块,我们权衡了一下,认为上通宵会很划算。在夏天的夜里,我们一边在KOK里玩一边在网吧里哈哈大笑,引得很多人不停地留意我们的电脑屏幕,师傅那时在网吧很忙,他的电脑技术很好,我非常佩服他,有一次在KOK维护的时候,我打开网站想找一个黑客的盗密码的软件,然后发给一个我讨厌的人,具体是谁我忘了,只记得好容易找到一个黑客网站,高兴地下了一个程序在电脑里,想做为文件发送给其他人,却发现那个程序是一个千年之吻的病毒,我把病毒种到自己的电脑里了……

  当时我就惊呆了,电脑每隔1分钟就倒计时自动重起,我坐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决定马上逃跑。
  第2天去网吧的时候另一个和师傅关系好的网管说,不知道是谁搞了个病毒,搞的网吧里的电脑有些都瘫痪了,我一直没好意思承认,还在旁边打着哈哈,说,是啊是啊,电脑修好了吗?
  最后师傅他们终于修好了电脑,我后来一直没敢告诉他其实罪魁祸首是我,只是现在想一想,网管那么聪明,他又怎么会不知道是我干的呢,只是他一直都不说,怕伤了我的面子吧?

  我对师傅有特殊的好感,因为我的KOK的第一个帐号就是他给我的,在我心里,他其实是真正让我顺利进入万王的人,所以我经常和他打成一片,而他呢,喜欢我却又一直不开口,我们经常去同网吧老板开的酒吧喝酒,那种暧昧的关系直到他离开兰州才终结。

  后来网吧拓展的更大了,加了包厢,包夜的价格却一样,在冬天的时候冷的要命,我和小路常常玩到半夜就已经手脚冰凉了,做任务时我们哆嗦着用鼠标僵硬地操作,后来实在受不了,就双双去包厢中开始了包厢中的生涯,只是她有一半的时间都不在,我只好一个人在两个人一间的包厢里一包烟,一瓶水地度过整夜。
  那时认识了一个叫风一样的男子的人,我带着很多人去迷宫5楼做任务时,当时没有飞机,只好从乌鲁步行,需要绕过那条蔚蓝的河才能到达迷宫入口。我们几人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一边各自走路,走到迷宫2楼后,忘了为什么,有人挂了,那人很凶地骂风男,说是他害的,调解没有用,他也生气了,直接就在那里下线了。我只好带着其他人上了5楼。后来从5楼下来后,我发了一封邮件给他,让他不要放在心上,以后任务我们继续一起跑之类的内容。几次任务后,我们变熟了,我问他以前怎么从没见过他说话?他说他经常性地很安静,一般不爱聊天。那时KOK里人变少了,常常整晚也看不到多少人,我们两一起做了很多任务,只不过,他的脾气不怎么好,经常就因为误会而自杀自己的职业,或是下线假装不在。

  有一天,我和小路相约去包厢上通宵,到时间后她因为临时有时来不了,我一个人在包厢里正准备开始上线,忽然包厢的门打开了(门无法从里面反锁),进来一个男生,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打开电脑开始玩起来。我就说,这个包厢有人了,他却说,我知道啊,但是别的包厢都没人,我们可以一起上网。实在是懒得和他争论,就专心地开始玩我自己的,到快夜的时候,我往旁边的电脑瞄了一眼,顿时吓的我石化了。旁边那人的电脑屏幕故意向转向我这边,屏幕上大大的打开一个网站,我一眼就看到一个移动的广告,如何让你变的更大更长更%*,我有点生气,这人也太猥琐了,所以我也把位置向里挪了一下,离他远一些,免得又看到他的电脑。

  但他却阴魂不散般地又坐过来,说,哎呀同学,你能教我抽烟吗?我不会抽,想学。我回答的比较冷淡,我说,抽烟还用学吗。想抽就抽不想抽就别抽。结果他转身就出门了,买来两包烟,放在桌子上,说,“来,我送你烟,你教我抽吧”。
  我心里紧张的要命,别人送的烟当然不能要了,但我想出去却没法出去,包厢太小,我又在里面,在拒绝未遂后,只好假装接受了,把烟丢到我桌子上后,他又拿出一瓶水来,把盖子打开给我,说,来,请你喝水!
  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和他说,麻烦你让一让,我要出去。他不让,还说,你急什么啊,就我们两个人,多好……说完他就向我身上靠过来,我吓坏了,使劲把他推走,然后给网吧里的网管打电话投诉,网管过来警告他,他才离开了。
  
  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几天,每次我一来通宵,只要我在,他必然会来,但却不再说话了。只是一如既往地浏览那些满是病毒的黄色网站,有几次我实在忍无可忍了,在他去WC的时候给网管发信息让他们重起他的电脑,但这根本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我坐在那里很悲壮地想,如果我不是一个人通宵,那还有谁敢来惹我呢?我和风男在KOK里诉苦,他很担心地提醒我,不要被占了便宜,最好早些回去才安全。好几次我上网上到半夜就一个人走路回学校。学校周围的夜晚非常安静,两根烟抽不完就到了,我也因为那些包厢杀手们的离奇事件而和风男结下了深厚的感情。
  
  白天的时候我和小路也会去网吧偶尔玩一玩,有时我一个人也会去包厢里玩,因为大厅太吵了,包厢虽然冷,却也安静。一天下午我正在KOK里做任务,一个男孩进来,打开电脑开始玩,玩着玩着忽然对我说,姐姐,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帮什么忙?
  那男孩犹豫了半天,说,我老是流鼻血,在家里怎么也看不好病,来兰州找老中医,给了一个偏方,说一定要女孩子的嘘嘘才能治好。你能帮我个忙吗?
  !·##¥·#……我整个人顿时风化了。不是我不明白,实在是世界变化太快了。这种奇怪的事居然会找到我头上来。
  纠缠了好久,那男孩每天都来守我,最后我终于受不了了,换了地方,再也不去包厢了。还是大厅安全啊,至少我的专用机就在网管眼皮下。
  
  在北1有个国家,名字叫什么已经忘记了,ID是xuanyuan,是和我同一个组织的朋友的国家,我经常会和小路或其他人在里面玩,这个国家很漂亮,而当时我没有自己的国家,就天天在北1寻找全开的漂亮国家。后来琼斯送了五里河(wlh)给我,我才正式拥有了属于我的国家。在发展国家的前期,一切都充满了奇妙。我和小路,还有琼斯三人没事就上线铺路,造NPC,造建筑,我却很懒,把铺路这么庞大的工程留给他们两人去完成,自己一个人在那里造了好多房子玩。
 楼主| 发表于 2010-1-16 02:45 | 显示全部楼层
~
  在万王里,大家相互间的称呼都以简单为主。你起个名字叫布雷克,那么很有可能大家为了方便起见而叫你:布,或者一个MM起个名字小依依,大家都会叫他依依,或者有人叫风之国王,大家也许都会叫他风。
  我在初入万王之时就体会到了这独特的称呼方式,我那时叫清轩,很多人见了我都叫清清,也有人叫我轩。大家叫清清的时候我一直很费解,后来才明白是在叫我,直到有些人叫我轩,我才觉得心里暖暖的,有种很亲切的感觉,有种万王是很温暖的一个大家庭的感觉。我也想把我的感觉带给别人,大家喜欢方便地把别人的名字简单化去称呼,我却在简单化称呼的同时,都给每个人的名字前加上了小字。我以为这只是一个友好的表达方式,却没想到因为每个人的感觉并不相同而给我留下了很不愉快的回忆。
  有一天我从东角走到时空魔法阵,正准备去某个国家打经验,忽然看到一个同一组织里的人出现,我就HI了他一下,他叫江枫,平时我们关系还都不错,老在组织频道聊天。我说,hi,小枫你好啊。他往地上吐了一口痰就走了。这件事我也没往心里去,后来有一天,我看官方论坛的时候看到他的帖子,说明夕何夕是个很装B的人,天啊,那时就已经有装B这2字了,我看到那两个字,顿时就惊呆了。

  我也没有觉得哪里有问题,像对方表示友好错了吗?在帖子里骂是一个很装B的人,说听到我叫他小枫的时候,他都快吐了。下面有一些人跟帖子看热闹,我觉得很伤心。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去论坛看帖子,他说的话太伤人了,直到几年后才稍微放一放这种难过的心情。我和兰州的那个我暗恋过的人在一起后,总是路过一家叫江枫鱼火的饭店,每次路过都会让我想起江枫说过的那些话。我很想问问人,有人向你表示友好,即使你很讨厌他说话的方式,难道伤害一个没有恶意的人,就是一个纯爷们该做的事吗?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从那时起我明白了,你对人100%的友好,别人也许只是当你是一个笑话而已。所以我再也没有犯过这类的错误,名字再动听,我也会打全。后来有人说我非常客气,说话带你好,谢谢,请问,也有人说我这纯粹是装B,我只是不懂,我只是一个喜欢写KOK故事的人,又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总是有人在背后议论我,说我的坏话。有时看论坛,会看到有人在官方论坛里写帖子,说北1所有的MM玩家,我是最虚伪的一个,犯大是最热心的一个。薄荷是最无私的一个,XXXXXX等等。
  那天天气很晴朗,我也和很多人一样,天气好时心情就好,可当我看到有人说我虚伪时,我的心情立刻变得灰暗起来,坐在电脑本来兴高采烈地看着论坛,看着看着就坐在那里哭起来了。

  很多人玩万王都是大家一起玩,而到月卡变革的时候,整个兰州玩万王的人,只有我一个。我不知道该和谁去诉苦,那时的虚伪,贱,装B这些词语对我来说,伤害太重。虽然现在我已经几乎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但在我的内心深处,我依然深深地渴望有一个能够保护我的朋友站在我的身边,不让我看到那些骂我的文章。

  也许从这时开始,我就开始了寻觅好朋友的路程。我相信,在万王里一定有一个和我一样不愿意伤害别人的人,只是我还没有找到她。
 楼主| 发表于 2010-1-16 0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天,我在组织里正高兴地说着话,一个叫暗魂的人喊我到R2的神殿见面。我怀着紧张的心情去见他,然后他让我输入一个指令:XXXX TO XXX,我高兴地照着输了,系统立刻提示我,你成为了暗魂的干女儿。
  ……
  他在那边哈哈大笑,我在这边哭笑不得。年少的我们,对KOK有者近乎神圣的尊敬,结拜了的那一刻,我的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这个人就真的是我的家人,他会站在我身边不让人欺负我。虽然他和我们年龄相差也并不大。但我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荒废过结拜过的这个大米,我把她练成了一个剑圣。又用剑圣去和一些我喜欢的GG和MM结拜,然后暗魂追在他们屁股后面逼迫他们叫自己爸爸。
  ……
  那些在追赶中流逝的岁月恍如昨日,连那走路时带起飘动的披风也还像才经历过一样在我的眼前晃动,每每想起,就立刻心潮澎湃地想登入KOK,在里面跑来跑去地玩,随便拉一个人说话。

  我的手机里还存着暗魂的号码,从2001年到现在已经换了好几个号码,但惟独存在我手机里的人,只要我换号码,不论他们是不是还在用这个号码,我都会发信息一一告诉他们,我舍不得删除KOK中的人,虽然很多人早已经下落不明。我却相信,不管是不是对方还记得我,他们总会在某一天,某一刻,忽然想起万王,忽然想起自己曾经在玩过一个游戏,那个游戏是用鼠标右键去走路,用recall来转换地图的。

  说到暗魂,我不得不说另外一个我最亲切的人。
  她叫小依依,是玩万王以来,让我内心最为忐忑又最为牵挂的一个女人。
  说起我们的相识,我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说起,我只记得在我关心她的时候,我们已经成为了关系密切的朋友,如何相识也不再重要了。
  我以前养过一只兔子,和小路一起到兰州的某处逛街时买来的,才8块一只。养了很久,有时我去网吧上通宵也会带他一起去,它乖乖地趴在笼子里也不乱跑(也跑不了),我玩到忘我时连饭也给它顾不上喂,所以后来就不带她去网吧了,把它六在宿舍,大家都会照顾她。却没料到经过我们集体的照顾,她成了狗的性格。只要是吃的东西,他都吃……不怕生,谁坐到椅子上,它就跳到谁腿上……
  扯远了。
  我爱抽烟,初时不愿谈论这个话题,也不愿被人看到我抽烟。我总觉得关于抽烟是一个属于自己的一个隐秘问题,所以总是在玩通宵的时候心里同时考虑一个问题:该什么时候抽根烟呢?往往一思考就要思考1、2个小时,直到半夜2、3点才抽一支烟,还鬼鬼祟祟的,点烟的时候手像个新手一样在发抖。后来有一天,小依依和我在闲聊,我问她饿了没,因为我饿了,她说没有,她手边有烟和可乐,是精神食粮。又问,小夕,你抽烟吗?
  我很高兴终于找到一个抽烟的女人。和我一样不避这个问题,不轻视某些问题的女人。后来我们常常站在一些全开的国家里闲聊,她的话很少,基本上都是我在说废话,而她只打-. -这类的表情,或只说简单的话,我却无比高兴,我喜欢和我一样抽烟的女人。我在通宵时也养成了想抽烟时就点烟的习惯,不再惧怕来往经过我电脑的人。其实后来才知道那其实都是心理作祟,我胆小,害怕被人议论,仅仅是怕。她却让我克服了这个小毛病。
  为什么说依依会让我觉得忐忑不安呢?其实还是因为她话不多,我总是害怕她觉得我是一个无趣的人,所以在和她说话时总是怀着忐忑的心情去尽量表现的“有趣”一些。我很害怕这唯一陪着我的女人也不喜欢我了。
  直到她最后不玩KOK,跳转在很多新旧游戏中,我对她的喜爱也不能减淡,这是我牵挂的第一个KOK女人,也相信她同样牵挂着我。
 楼主| 发表于 2010-1-16 02:45 | 显示全部楼层

  02年是我写青涩文最多的时候,每每写了东西就喜欢到处拉人去看,有一天我在R2闲逛,看到一个叫左尔美亚古士的暗骑士在那里发呆,就试着hi了一下打招呼,结果他居然在线,我就让他去论坛看我的文章,然后还提醒他:别忘了回复哦。一来二去,我们也混熟了。恰逢官方论坛大规模地招玩家做版主,那时的论坛版主和现在的不一样,论坛的版主在当时的我们心中是一个很牛B的称号,和当时的GM一样牛B。公告一发出来,很多人都去申请论坛版主,我对PK不感兴趣,情感版主要换人了,我就去申请情感版主。
  和我同时申请的还有其他人,我觉得那申请就像现在超级女生拉票一样,发个申请帖,然后拉友情赞助,谁的回复多谁就是版主。
  我发了帖子,和其他申请者的回复数量相差不大,就有些着急,就在我的QQ里为数不多的几个KOK好友中发信息拉票。发到左尔美亚古士时,他满口答应了。我的上网时间到了,下线回学校。
  过了2天到网吧,上线先看了一眼论坛,我发现我的申请帖子已经被顶到100页以上了。翻了一下支持的回复记录,左尔美亚一个人刷了几十页,灌水灌的那个高水平,那个高标准。什么叫灌水,那时我就明白了,灌水不是灌水,灌水就是换着花样玩管理员,你知道我在灌,却还不能删我的帖。这才叫灌水。
  最后评选,我当上了情感版的版主。
  也在写了文章后,再也不等斑竹和其他人的推荐,就私自给置顶了。很多人很鄙视我,没办法,在战战兢兢中徇私舞弊,果然犹如在人群中偷东西一样冲满了刺激感。

  我有个好朋友,叫无期。这只是她QQ里的名字而已。她对我非常好,我常常很奇怪,为什么我喜欢的女人都是那种和我几乎没有太多话题的人呢?我是一个很害怕安静的人,一边担心对方不想和我说话,一边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对她的喜爱,我们经常只随便说一句话,就在那里哈哈大笑20多分钟。我们可以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在我有了男朋友后她会生我的气,不理我,她睡觉的时候讨厌别人喊她打搅她,她很豪爽,会和我一起喝酒抽烟,这种亲密的关系让我一度受宠若惊,我好害怕忽然不见了。她常常在我上网吧的时候一个人跑去和别的宿舍的人一起聊天,我每每看到她和别的女生在一起,又会有种很不高兴的感觉,他们都说我和她是同性恋,结果搞到最后,我们两相互也以为对方真的是同性恋……
  由于对她的喜爱程度非常高,这种情绪也直接影响到了我在KOK中的交友标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忽然变的喜欢和女人交谈了。也许是因为以前被人说过装B之类的话吧,我记不清了,又也许是因为男人都太刻薄,而女人是不会对我说出那些伤害的话吧?
  在这些原因里纠结不明,便顺其自然地认识了另外一个女人。她叫果异。他们叫她果子,我称她艾艾。

  艾艾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人。我不知道她来自哪里,只记得忽然有一天她在闲聊里喊话,我就这么和她亲密了起来。
  她在论坛里有一票自己的粉丝,她常常把自己的事情正大光明地发在帖子里,然后和回复中说刻薄话的人对骂。有时吵的不可开交喊我去看,我一边无奈地帮她吵架,一边觉得貌似又得罪了某几个人。但心里却充满了喜悦。
  有时我在国家发呆,她会安静地站在我旁边陪我小声说话,有时我心情不好,她就会跳出来说,小夕是谁欺负你了,我操TMD我要和她吵架,给我她的电话号码或QQ号……我也总是无奈地被她逗的忽然就没了烦恼。
  她说她在广州,爱上了一个男人,只是后来男人把她抛离在那里,独自远走高飞了。她趴在键盘上郁闷地对我说,自己输给的不是女人,而是男人,是另外一个男人抢走了自己爱的那个男人。
  我初时不太相信,觉得这种事情匪夷所思。有一天在论坛他所在的组织版里看到她的故事帖,她说北1有个国家是小妖女臣臣的,那就是她。后来被那男人送给了别人,乱七八糟的理清头绪之后,我总算明白了。她的号被改了密码,现在的小妖女臣臣已经是别人了。听她这么一说,我非常生气。我不敢想如果有一天我的ID被人改了密码,我会是什么心情。
  后来的一天,我刚上线就看到她和一个叫杨过的人在闲聊里吵架,相互骂的很凶,听别人说,才知道这个人就是拿了艾艾号和国家的人。我和魂在飘和杨过说,有什么事PK解决,骂一个女人算个什么意思呢。杨过可能也觉得提议不错,就来竞技场找到我,指名要和我PK,我对艾艾说,不要哭,有什么事PK解决,总得给你一个说法。
  然后我就和魂在飘相互换了号,魂在飘上我的号进去和他PK了。艾艾站在魂在飘(实际是我)身边,弱弱地问,魂,小夕去哪了?我说,她进去和那杨过PK了,输了杨过就不玩了。过了一会,艾艾说她听到小夕和人PK的那句话时,就哭了。我还以魂在飘的身份安慰她。后来听她说,对魂在飘充满了感激,因为他是除了我外还会安慰她的人。虽然她不知道用魂在飘的号的人其实是我。
  PK的结果我已经忘记了。后来再也没见过杨过。也许我为了艾艾得罪了很多人,后来艾艾不玩了,不是因为对KOK失望,只是因为她找到了KOK的一个愿意爱她的人,她去找他,和他在一起。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我心里,她是幸福的,她得到了KOK里的一段真爱。
  我却依然战斗在那里,和每一个攻击我的人吵架。也和每一个说想离开的人说些挽留的话。还傻到把一些卖号的人的那些帐号花钱买来保管,在后期KOK大缺帐号的时候在送给别人玩。我手中有很多KOK的帐号,有的甚至兜兜转转又回到了他们自己的手中,有时我觉得这是一件没有意义的好事,我解释不了我的行为。他们说我装B,我只想笑笑提醒那些人,KOK是你们的游戏,可它是我的生活。
  自从认识艾艾后,我的脾气变的差了起来。用她的话说,是她引导出了我的本性。有时我不在,如果有人在闲聊里骂我,她都会跳出来很粗鲁地问候对方祖宗十八代。有时我看到别人和她吵架,虽然我没那么大胆,但我也会站在她的那一边,维护她,保护她。我们两人一度在KOK里引起了众多的不满。
  也因此得到了一个KOK人的感情,却不得善终。
  
  ……
  我喜欢在乌鲁跑来跑去,很悠闲却也很忙碌。有时跑着跑着有人会喊我,叫我带做任务,或帮忙收人入组织,或者乱七八糟的小事。有人说,他们是在利用我的热心为他们办事,我却很高兴,利用我?无所谓啊,我愿意为所有KOK的人做我力所能及的事,只要你不要去做伤害我的事。
  跑来跑去的时候,偶尔会切屏到QQ或网页,回来的时候回看到身边多出一个人。他叫紫枫,我记得他的好,却惟独忘记了开始的篇章。
  这是一个断章,大段的故事都已经残缺不全,记得的只有一些枝节。比如我过生日的时候,紫枫守在NPC旁边打了好几天的玫瑰花,用几百支花填满了东角西门外全部的空地,摆出了明夕何夕。
  艾艾神秘地叫我去东角西门,我慢悠悠地走到西门外,顺着hi的方向走过去,发现满眼都是玫瑰花,却在地图上明显摆出了我的名字。艾艾说她都感动的哭了,让我快点和紫枫好上。我却生出无法言语的忧愁来。那个时候我喜欢的某人忽然再也不理我了,在心里还有别人的影子时,又出现另外一个人,我兼顾不了。
  那段时间害的紫枫心情很低落,我时而高兴地陪他玩,时尔却又冷冷地不说话。其实不是因为别人,只是我自己很害怕。我害怕遇到一个喜欢我的人又伤害另外一个我喜欢的人,总之很矛盾。而在这么多矛盾之中,紫枫在送我一个国家之后失去了踪影。
  据别人说,他去传奇了。不得不坦白的是,虽然我拒绝紫枫的感情,却还是心中有点小喜欢的。女人总是很奇怪,渴望被人关心,却又不得不去伤害他们。我也不能免俗,甚至更残忍。
  直到紫枫带着他传奇中的老婆回到KOK,在KOK里结婚礼堂结了婚,我才泪流满面地想要爆掉他送我的国家。也许这不是爱,只是被嫉妒冲昏了头。
  我想是这样。但国家最后没有爆掉,被我转送给了别人。我不想看到不属于我的国家,虽然国家的名字还是是明夕何夕。

  直到玩了泰国KOK后,我在偶尔一次和紫枫QQ闲聊时听他说,其实我不知道的是,他和艾艾那时就好上了。
  我只好遗忘了曾经站在我的五里河国家中,认真地对我说话的艾艾,她说:小夕,如果有一天全世界的人都不玩KOK了,都离开你了。你不怕,我陪你。
  时隔多年,不是因为他们的隐瞒,只是因为想起她说的这句话。我坐在电脑前眼睛酸涩起来。我总是在写年少的我们被流年带走。现在我却要再多说一句,再见了我爱的艾艾。
  
 楼主| 发表于 2010-1-16 02:45 | 显示全部楼层
~
  我另外一个好朋友姓阎,她有个外号叫老阎,不知道怎么得的,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已经被叫成老阎了。
  大一时我去男生宿舍玩,刚好看到她也在男生宿舍,我们第一次见面就在相互点头说你好、再见中匆匆结束了。后来得知她的宿舍离我们就只有3,4个宿舍门这么近,自从认识了她之后也发现经常能遇到她,便开始留意起她来。漂亮的女人总是会让人不由自主地留心起来。有天上完通宵正在睡觉,老阎敲门进来借裤袜,说是学校的活动需要用,我就让她打开柜子自己拿,后来她用完东西洗完还给我,我们也慢慢地开始了相互关心的友情生涯。
  她是一个很独特的女人,从没有给我发过脾气,说话的时候声音沙沙的,有种特别的磁性。遇见她的时候我们各自在和男生好,便的亲密之后我们又各自和男生分开。我们都是活在自己的期望中的人,渴望得到别人更多的关心和疼爱,却一直不得如愿,索性两人单身起来,在时间慢慢走过一年时变得更加亲密了。她喜欢吃咪咪牌的锅巴,我总会在不去网吧的时候顺便买几包锅巴带回来给她吃,又不好意思承认是专门买给她的,就总是说我刚好看到了就顺便带回来我们一起吃哈,等等之类的话。后来我们的宿舍搬家了,她和我的宿舍就在隔壁,她常常拉着我去小路猪学校附近的那条小吃街买烧烤吃。我们买很多烤鸡翅和烤香菇等等一大堆,拿着串烧烤的那些竹签子就边吃边说话,一路走到小路的学校里那个黑糊糊的大操场里一圈又一圈地走。已经快到冬天了,有时会下起薄薄的雨加雪,她教我唱《雪人》,我们一起倒是非……我其实是一个很内向的人,我害怕黑,害怕被人骂,也害怕沉默,但遇到老阎后,仿佛杂草遇到了雨露般,奇迹般地迅速开始成长起来。
  我的占有欲很强,比如睡觉时经常习惯一个人睡,如果有人睡了我的床,我就会荤身不舒服。或者穿衣服,我的衣服别人拿去穿,我也会很不自在,但老阎却打破了我的一切禁忌。她总是从她自己的宿舍失踪好几个月,每天晚上都来我床上和我一起睡,我们边东拉西扯边进入梦里,我没有任何不舒服的征兆,完全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她的温暖中。那时我总会想起一句话,知己果真可遇不可求。

  那年刚好非典很疯狂,所有学校都放了假,网吧也停业了,我和无期,老阎3个人整天呆在宿舍里无所事事,有时小路会过来,我们4个人总会去欺负别的宿舍的女生,她们都怕我们的魔抓手。其实不是只有男人才会乱抓乱摸的,我们也会在其他女生身上一顿乱抓乱摸,吓的她们上蹿下跳的躲我们。我们也会去楼下不远的DVD店铺里租片子来看,非典的时间依然很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上KOK,除了担心非典会不会找上我们外,我们还是照旧呆在一起,除了偶尔的小约会外,大多数时间都是挤在无期或我的宿舍里一起看片子,好片看完看动画片,动画看完看烂片,实在没东西可看了,我们决定去租3级片来看。
  无期打死都不去,我和老阎进去店铺里,徘徊了好几分钟,等到人都散的差不多了,才走上去问,老板,你们这有没有3级片呢?老版说,哦有的,你们等。
  过了一会他拿来5、6张给到我手里。看到上面写了王昭君的故事,我和老阎在心里各自暗想,没想到还是个古装AV片,于是我们相互看了一眼,拿着片子就回去了。

  整个一下午,我们3个人窝在床上从第1集一直看到最后一集,到最后发现尺度最大的已经被剪辑了,空耗了一个下午,我们很不死心,就又跑去归还DVD,又重新借来了jin瓶梅,拿回来喊上小路一起看,好象是有小路,记不清了。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我宿舍的其他人都睡了,我们4个人才敢把DVD打开放片子,又怕吵醒别人,只好按了静音,在没有字幕也没有声音的情况下,我们各自在心里理解着剧情,看的非常郁闷,最后各自睡觉,再也不想看3级片了。

  冬天很快就来了,在冬天的时候我很容易感冒咳嗽,老阎总是会买来我喜欢喝的粥,洗好我们自己偷偷准备的小电饭锅和碗,给我煮汤或粥喝。那时的心安理得,现在却满心遗憾。

  天气变的越来越冷,非典也结束了。网吧也已经开始营业,我总是会丢下老阎,自己去网吧。她有时受不了就会来找我,陪我一起上通宵。
  
  冬天吃火锅是很爽的,我们两经常性地跑去吃那种小火锅,吃完喝一杯啤酒就手拉着手去那个强劲网吧里包通宵了。我玩起KOK来不喜欢和人说话,她不玩游戏,整夜整也的和陌生男人在QQ上聊天,聊到兴起,安静地点两根烟,然后递给我一根,喊我一声,宝贝,然后问我要不要喝水之类的,然后我们继续各自玩。
  
  我常在想为什么会很爱老阎,后来想清楚了。是因为我从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有种英雄惺惺相惜的感觉。我渴望有一个能够关心我,心里想着我,性格温柔,不对我发脾气的朋友,终于让我遇上她,不似干差烈火的男女爱情,却也迸发了电光火石的热情,如果时间能一直停在那些日子,恐怕我们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对朋友了。我们却依旧在毕业之后各自消失在对方的生命里。就像从未遇见过。只是在想起她煮东西给我喝的情景时,却忍不住心中纠结一下,也再无下文。

  往返于学校和网吧之间的那段路程是很漫长的,需要步行两站路,有时风男会打来电话和我聊天,也稍微缓解了一些疲劳。在认识风男之后,我认识了另一个女人。她叫猫猫,QQ里叫艾蔻。其实在这之前我们就已经相互是QQ好友了,早在2002年,我的那些酸文比较多的时期,有一次在上网时忽然她加我QQ,然后发来一个录音软件,说要把我的《最后的祈祷》改变为音乐剧,然后由我的旁白。我高兴级了,在心里把她示为神一般的存在,虽然后来没了下文,在很久以后猫猫告诉我,旁白把我换成了艾艾,但初时的猫猫,的确给了我很大的鼓励,让我有了更多写东西的信心,虽然我知道,我写的东西在有些人眼里是垃圾,但猫猫却说,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情趣。
  然后风男和超级男孩就和猫猫进行了一次小型的见面会。听风男出发前说,自己是个不善于言谈的人,也许去了就只能静静地呆在角落里吃饼干。我安慰他说都一起玩了这么长时间KOK了,不会让你觉得气氛尴尬的,然后他就甩着两只手出发了。等到他回到KOK来在闲聊里显摆见面的结果时,我也很愉快的呆在旁边想象着猫猫的样子。
  他说猫猫非常瘦,很漂亮,看起来很泼辣,却感觉是久违的人。
  那一刻我的心里充满了向往,开始对猫猫有了强烈的想要认识的冲动。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想不起我和对方是如何相熟起来的,在我每每想到一个人,想要回忆起开始和过程时,却只能想的到那些充满文艺性的诗一样的过程,而总把重要的一些起点遗忘在KOK流逝的岁月里。
  猫猫在KOK里叫艾蔻,她好象一直都叫艾寇,如今再三回忆,却也总是想不起为什么我一直要叫她猫猫?她上线总是会有一个圣斗士陪在她身边,她的nick也总是叫“一辉”的。从她的名字看出,她和一辉应该是一对。我和一辉并不熟,也没有聊过天,通过猫猫才认识到这个貌似北1名人的人,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有种“我认识名人”的臭显摆心理。
  在不做任务的时候,我会加入英豪,逍遥,超级男孩他们的TP队伍,打的兴起时越容易被激怒,有时打着打着忽然看到闲聊里有人故意开我的玩笑,也会忽然翻脸,引发一场口水战,风男的脾气很差,我和别人吵架时他总是站在我这边帮我问候对方全家,和艾艾一样。只是艾艾不见了却换了风男出现。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被“保护”的寸步难行,就经常语重心长地“开导”风男要以德服人,他却依旧我行我素,在有人招惹了我或他的其他朋友时仍然跳出来骂对方。这左右为难的情景总是让我哭笑不得。

  但在不吵架的时候,我们还是很喜欢聊天的。猫猫也总是和一辉上来看我们。我们4个人在R2的那间矮人酒馆里站在桌子旁边说话,我会迅速跑去天空岛买些朗姆酒发给他们3人,然后我们咕嘟咕嘟一气喝完,就像真的喝到美酒一样开心不已。
  我爱的女人那么多,却不知道为什么最后爱我的人只剩下猫猫一个人。一直到今天。
  希望到永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万王之王 king of kings

GMT+8, 2020-10-27 13:4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